首页 > 玄幻 > 再婚,新夫有猫腻! > 100.100你叫他一声老公他答应吗?

100.100你叫他一声老公他答应吗?(1 / 1)

目 录
好书推荐: 刀斩万古 小生纵横天下 首席冷爱,妻子的秘密 篮球之掌控全场 超仙驱文明 重生之桃源种田记 错惹总裁老婆,投降吧 重生之赘婿神帝 婚婚欲醉 边缘堕星(微h)

大概是二十年前,池小郁想道。

或许是二十多年前。

已经过去很久。

久到多久她已经忘记了过去多久。

大概是她五六岁的时候。

“嘭!偿”

“哗啦啦!”

还小小的池小郁躲在房间里。

但是,外面的声音还是会传进来。

“你疯了吗?”

沈海权发怒的声音传来起来。

池小郁缩的更紧了。

池小郁畏颤颤的躲在墙角,被子紧紧的裹住自己。

好可怕。

小小的她只想捂住耳朵。

她很无助,她想爷爷了。

如果爷爷在的话,就不会发生这种事的。

妈妈虽然沉着脸,但是不会闹。

爸爸也不会发火。

爷爷!

池小郁眼睛一亮。

只要爷爷回来了,事情就结束了。

池小郁踮起光着的胖脚丫子,努力的打开自己的房门。

电话在走廊的尽头,她要跑到那里给爷爷打电话。

池小郁颠颠的跑到那里。

入眼的就是池雨发疯一般的神情。

池小郁吓得往后退着,躲在墙角。

“滚开,都是你,你毁了我一辈子。”

池雨恶狠狠的看着沈海权,恨不能杀了他。

“你以为我想娶你?”

沈海权一挥手甩开了池雨,面色冷淡的说道。

那时候的两个人都还很年轻。

池雨长相很美艳,良好的家教也给她添分不少。

没有浮华气,温婉大气。

背靠锦绣,又长得漂亮,池雨自然是有着无数的追求者。

让她嫁给沈海权本就是勉强。

而她,也不过是一时没熬住沈海权的甜言蜜语。

等到婚后,果然什么都暴露出来了。

沈海权越来越不上心了。

池震在的时候,还能演演戏。

但是,只要池震不在,就立马暴露出本性。

其实在当时池小郁看来,沈海权是个好爸爸。

虽然不怎么喜欢她,但是偶尔还会抱抱她。

虽然都是在池震在的时候。

而,池雨,从来没有抱过她。

冷漠。

她从她的母亲身上,只感觉到了冷漠。

孩子的直觉是很准的,但是孩子的天性又很喜欢黏着母亲。

所以,她总会在池雨的面前走来走去,试图引起她的注意力。

但通常,池雨都会冷着一张脸,让她去别的地方玩。

池雨虽然没有打过她,但她觉得冷暴力更加的让人痛苦。

尤其是,当时还是小孩子的池小郁。

她还是个柔软的孩子,没有那么强大的内心。

每当被池雨的冷言冷语所伤,也只会躲到花园里,自己默默的哭着。

就是在这个时候,她遇到了偷跑进她家花园的秦灵萱。

当时的秦灵萱像个小猴子一样,总是脏兮兮的。

看到她在那里偷哭,还没良心的嘲笑她。

说她这么大了,还哭鼻子,羞羞。

池小郁高冷的让人把她扔了出去。

可是秦灵萱就像狗皮膏药一样,缠上就撕不下来了。

竟然不知廉耻的天天跑过来找她。

还恶意的在管理花园的大人们面前招摇,然后再一溜烟的逃走。

也不知道她是从哪里来的,就像是原本就生长在花园里的调皮的精灵。

当然这件事除了池小郁和花园的下人,也没有其他的人知道。

先是厌烦,后来池小郁倒是每天都在等着她来。

她太孤单了,每天都只能待着家里不能出去。

而家里又只有她一个小孩子。

偶尔池震怕她寂寞,还会让下属将孩子送来陪她玩。

但是那些孩子她都不喜欢,又呆滞又不漂亮。

不如秦灵萱长得好看。

后来爷爷也知道了,默认了她的存在。

“爷爷。”

池小郁努力的踮着脚去抓桌子上的电话。

桌子对她来说,实在是太高了。

池小郁挥手将电话打掉在地上。

这点声响那边吵得正欢的人完全没有注意到。

池小郁从小就是个聪明的孩子,很聪明的记住了池震的电话号码。

一接通,池小郁还什么都没说,池震已经听到了这边的吵闹声。

池震细心的安抚着:“我马上就到家了,你先去房间里等爷爷。”

“嗯。”池小郁乖巧的挂掉电话,转头看向自己的父母。

“你不就是为了钱。”池雨冷笑一声。

“我告诉你,你就算再在我爸爸面前装模作样也没有用,我爸爸的一切都会留给我。”

池雨故意的激怒沈海权。

“是我,不是我们。”

池雨站在沈海权的面前嘲笑着。

“你的情妇和私生女都永远都见不得光。”

池小郁还不明白情妇和私生女是什么意思,只是看到沈海权的表情很吓人。

沈海权掐着池雨的脖子,冷冷的问道:“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哼。”

池雨不屑的看着他,这个时候还是很傲气。

“说,你把她们怎么了?”

沈海权手下更加的用力,池雨已经有些呼吸困难了,手指扒着他的手,挣扎起来。

在池小郁的眼里,池雨一直是冷冰冰的优雅。

虽然以前两人也会吵架,但是今天这样还是第一次。

池小郁很害怕。

撒着小脚丫跑了出来。

“爸爸,放开妈妈。”

池小郁攥着他的衣角,眼泪可怜兮兮的掉了下来,鼻涕也挂在鼻尖处。

“走开。”

沈海权手一甩,池小郁就被甩飞了出去。

池小郁感觉脑袋一片空白,好像飞了起来。

然后狠狠的甩在地上,脑袋撞在地上一声闷响。

“好疼。”

池小郁呢喃着,眼泪都吓得憋了出去。

瞪大了眼睛看着离她已经有一米远的两人。

那俩人根本没有注意她,眼里只有彼此,像是仇人一般。

池小郁忍着疼痛爬了起来,晃悠悠的走过去。

再一次拽住了沈海权的衣袖。

“爸爸,放开妈妈,我以后一定会听话的,不要吵了,哇哇哇。”

池小郁忍不住疼痛的哭了出来。

沈海权皱眉眉头,不耐烦的回头。

一看到她的样子瞳孔骤缩。

池小郁的脑袋上面流着血。

池震正好赶回家来,一看到池小郁的样子又担心又愤怒,一下子爆发了。

“以后要是还敢在小郁面前没有父母的样子,就都给我滚出去。”

池震怒了,这两人谁也不敢多说一句了。

池震抱起池小郁,结果旁边的人递过来的干净的毛巾,堵住池小郁一直流血的地方。

看着池小郁可怜兮兮的样子,池震气不打一处来,对着冷眼旁观的佣人们发了火。

“还有你们,还有下一次都给我滚蛋。”

家庭医生很快的赶了过来。

“忍着点疼哦。”

家庭医生小心翼翼的哄着她。

作孽啊,这么长的伤口需要缝合。

但是孩子这么小,用麻药容易伤了脑子,只能让她忍着了。

“呜呜。”

池小郁咬着牙,痛吟着。

小小的孩子却没有大哭大闹。

池震看着她很心疼。

他常年要出差,在家的日子不多。

什么时候开始,原本天真活泼的小孩子,长成了现在这样成熟懂事的。

明明还是小小的年纪,却不哭也不闹。

哭闹是孩子的专利啊!

池震把手掌放到她的嘴边。

“疼就咬爷爷。”

池震怜爱的说道。

“不疼。”

池小郁瘪着嘴,眼泪子啊眼眶里直转,却还是倔强的说道。

池震既想叹息又觉得骄傲。

这才是他池震的孙女。

很快,医生就收回了手。

“静养着吧,不过这道疤是留下了。”

疤是留下了。

池小郁回过神来,摸了摸自己的脑后。

幸好头发很浓密看不出来她的脑后有一条蜈蚣一样的疤痕。

看着对面的池雨,所谓的母女亲情其实也没剩多少了。

自从她放弃了追求那遥不可及的母爱之后。

“有什么你就直说吧,我们之间本来就没什么亲情,你说这个也无法让我产生共鸣。”

池小郁不屑的笑了一声。

“还是你觉得,你这样说,对于一个从小就被你忽视、讨厌的女儿,我会感觉到受宠若惊?”

池雨优雅的端着杯子,在嘴边轻轻的嘬了一口。

“苦涩中带着丝丝香甜,这家咖啡厅咖啡做得不错。”

池雨评价完,才看向对面的池小郁。

“你真的长大了。”

池雨的眼睛里淡淡的虚假的温情终于消失不见,冷漠的看着她,就像面对一个陌生人。

她们的确是陌生人。

“我已经有自己的家庭,自己的孩子,什么都不缺了。”

池小郁也沉默了下来。

再次面对着她,连愤怒都不会再有了。

“我很开心。”

池雨淡淡的说道,“你长成了父亲想要的样子。”

池小郁不可置否,她只是长成了自己想要的样子,与旁人统统无关。

“如果你没什么其他的要说,我就先走了。”

池小郁面色沉静,丝毫没有叙旧的意思。

“心急这一点也很像……”

池雨像在怀念什么,叹了口气,进入了正题。

“你和亦修的事情我们都知道了。”

池雨淡淡的说道,带着江南美女的温婉大气。

池小郁的心脏狠狠的跳了一下,面上却不显分毫,面色如初的看着她。

池雨勾唇优雅的轻笑。

“你也不必紧张,我们之间的关系亦修应该还不知道。”

池小郁垂眸,稍稍的松了口气,但是,这也是一个炸弹。

“但是,也是时间的问题,所以,在顾家看到我,一定不要让人看出来,我们认识。”

池雨字句间隔有序,让人听着舒适,良好的教养体现在这字里行间。

但是,池小郁却觉得憋着一口气。

她凭什么要听她的。

“我自己的事情自己会看着办。”

池小郁丝毫不接受她的意见,对着她,池小郁本能的保持着警惕心。

毕竟被坑过一次,再那么傻白甜她自己都要受不了自己了。

“这么冲动,可不像是老爷子的继承人。”

池小郁轻笑一声。

“别什么事都往爷爷身上靠,我会变成今天这样,你才是最大的功臣,还有……”

池小郁嘲讽的看着她。

“看来你只是关注了简亦修?连我已经将锦绣的股份全都卖出去了也不清楚。”

“你卖了锦绣?”

池雨的脸色难看了些,锦绣在她心里的地位只比她自己低一点,甚至要高于池小郁的。

“谁准许你卖了锦绣的!”

池雨终于怒了,表面的优雅消失殆尽。

“我的东西,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池小郁根本就不怕她。

要不是念着是她生下了自己,她现在也不会坐在这里听她将这些没兴趣听的事情。

“那是爷爷的心血!”

池雨素手就想给她一巴掌。

池小郁微微的后仰躲了过去,眉头轻皱。

“这么多年,你倒是越来越暴力了,以前只是冷暴力,现在是要动手?”

池小郁好笑的看着气得喘着粗气的池雨。

“爷爷的心血?你有在乎过吗?”

池小郁咄咄逼人。

“爷爷刚死,你就迫不及待的离开了这里,留下一个不满十岁的孩子,十岁都说多了,几岁来着?”

池小郁都不想多说。

“留下一个幼女,还让幼女去跟自己的爸爸抗衡,沈海权是人渣,你也差不多。”

池小郁懒得去看对面的池雨愤怒的样子。

池小郁站起身来,推开椅子,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你放心,只要你们不来烦我,我也没兴趣跑去顾家揭穿你的身份。”

池小郁倨傲的一笑。

“别那么惊讶,你来的目的不就是为了这个?毕竟家主莫名其妙的带了一个女人回来,甚至还来历不明,谁都会有好奇心的不是吗?”

池雨紧紧的抿着唇,看着她的眼神越来越冷。

“你还真是老爷子的亲孙女。”

“我很庆幸,从外貌到智商都比较像爷爷。”

池小郁轻笑,直接离开了。

池雨看着窗外越走越远的池小郁,紧绷的样子慢慢的舒缓了下来。

池雨松开拳头,手心里已经被掐出了血痕。

“夫人?”

不知道躲在哪里的保镖走了出来,担心的看着她。

“我没事。”池雨挥了挥手,微笑着说道。

“走吧。”

咖啡店又重新安静了下来,见证着人来人往。

池小郁上了车,脸色越来越难看。

真是不爽。

池小郁突然想起好久没见的沈海权。

他已经被判案了,沈祁星忙前忙后也没能把他捞出来。

但是还好,只关了三年,毕竟秦凉人还活着,而且他本意也不是要杀人。

但是,直接的凶手还是没有抓到,还有蓝小冰……

池小郁看向窗外的高楼,楼体上的广告都换成了其他的当红明星。

而锦绣其实也已经江河日下了。

现在只不过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比起一般的小公司还有些底子。

只要沈祁星一步一步的脚踏实地,也不是没有重新崛起的可能。

“去平城监狱。”

池小郁对着司机说道。

车子换了个方向继续开。

她好像从来没有去见过沈海权。

妈妈见了,自然也要去见见爸爸,这才叫公平。

毕竟半斤八两。

但是,沈海权明显想见的不是她。

本来兴冲冲的出来,一看是她脸色就冷了下来。

“好了,安静点。”狱警严肃的说道。

沈海权终于安静了下来。

比起牢房他还是毕竟喜欢探监室的。

“你来干什么?”

但是他的语气依旧恶劣。

“看我笑话,你这个不孝女……”

沈海权咬着牙一顿骂。

池小郁安静的听着,就当是没听到。

等他骂的差不多了才开口说道:“池雨回来了。”

池小郁托着下巴,看着沈海权从趾高气昂变成哑口无言。

“她回来干什么?想要抢锦绣?”

沈海权又一次怒了起来。

“池小郁,是你自己放弃的,你们母女都给我滚,锦绣是沈家的。”

“安静点,干什么呢?”

狱警再次出声了,走过来就要控制住沈海权。

“没关系的。”

池小郁冷静点呃说道:“他只是需要发泄一下情绪。”

狱警一看这样,也没说什么,只是又警告了沈海权几句。

“假好心什么?”

沈海权毫不领情。

“你要是真想帮我,我也不必在这里待着。”

池小郁的脸也冷了下来。

“这是该受到的惩罚,妄想着通过违法来达到自己的目的,就要有这个觉悟。”

池小郁也懒得跟他说下去了,他现在就像是疯狗,逮谁咬谁。

狱警来带着沈海权出去,沈海权还不依不饶的叫骂着。

“对不起,给你们添麻烦了。”

池小郁低头道歉,然后将从路上买来的一些吃的用的递给守在一旁的狱警。

池小郁出了监狱狠狠的呼吸了一口新鲜的空气,坐上了等在一旁的车子。

“回家。”

开着窗,清新的空气不停的吹进来,也让池小郁胀痛的脑袋得到了些些的舒缓。

***

打开家门,池小郁就听到了一阵笑声,好像是小墨宝的。

应该是从浴室的方向传来的,还有水声。

看来很开心啊。

池小郁也不自觉的扬起唇角。

“妈妈回来了。”

池小郁一边换着鞋子一边冲着里面喊道。

没有人回应,池小郁穿着拖鞋走了进去。

打开浴室一看,池小郁脸上的笑容落了下去。

顾南因。

“你回来了。”

顾南因微笑着说道,手里还扶着开心的挥着小手的墨宝。

“怎么是你?”

池小郁的情绪不高,走过去,也不管墨宝身上还带着水珠,就直接的抱在了怀里。

顾南因感觉手一轻,站起身来看着她。

“修有急事,刚好我没事,就让我来帮忙照顾一下墨宝。”

“谢谢了。”

池小郁没有任何情绪的道谢,然后抱着墨宝就往门外走。。

“对了。”

池小郁一边走一边说道:“你下次喊简亦修可不可以喊全名。”

池小郁把墨宝放在床上,头也没回。

“为什么?”

顾南因微笑着。

“我从小到大都是这么喊得。”

故意刺激我。

池小郁不屑的撇嘴,回头笑嘻嘻的说道:“因为我在床上的时候就是这么喊得。”

池小郁没羞没躁的说道,互相伤害谁怕谁?

顾南因挑眉,不可置否的摊手,然后拿起一边给墨宝洗澡的时候脱下来的外衣。

“既然你已经回来了,那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谢谢你百~忙之中还能抽空来。”

池小郁嘴巴不饶人的说道,“其实我不太想看到你。”

“怎么,害怕。”

顾南因被怼的有些生气了,干脆不走了,手上搭着衣服站在那里,嘴里反击着。

都是任性的长大的人,谁都不是好惹的。

“害怕?谁?你吗?”

池小郁扫了她一眼。

“我是怕你被气死。”

池小郁得意的一笑,举起墨宝的一只小手。

顾南因冷视一眼。

“那倒不会,你还没那个本事。”

池小郁撇了撇嘴,微笑着拿出手机。

顾南因看着她。

池小郁嚣张的打出去电话。

“喂。”

简亦修的磁哑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

“喂,老公。”

池小郁挑衅的看着她,恶意的勾起唇角。

“我饿了。”

“……说重点。”

“噗。”

顾南因面无表情的噗了一声。

池小郁咬了咬牙。

“你什么时候回来?”

池小郁冷下声音,干脆也不想继续说什么。

本来想甜甜蜜蜜的气一气顾南因,让她趁早放弃的。

谁知道……

气到自己了。

“一会儿。”

简亦修很快的回答道。

“行了,挂了。”

池小郁没好气的挂了电话。

“所以……我会被气到?”

顾南因得意的笑得露出了整齐的八颗牙齿。

池小郁冷哼一声,把手机扔的远远的,嚣张的看着她。

“你叫他一声老公他答应吗?”

顾南因竟然觉得无言以对。

顾南因叹了口气,觉得自己真是长回去了,竟然跟小孩子一样幼稚的在吵架。

“算了。”顾南因挥了挥手。

“我先走了。”

“不送,最好不要来了。”

池小郁嘟嘟囔囔的,一点都不给面子。

小墨宝满头问号的仰躺着,怎么没有人跟他玩了。

小墨宝只能可怜的去抓自己的小脚丫子,但是太胖了,躺在那里根本抓不到。

池小郁一看他这呆懵的样子心情就变好了。

简亦修没一会儿就回来了,但是全程池小郁都没有给他好脸色。

还好有着墨宝哒哒哒的,也不算太僵持。

“你怎么了?”

简亦修搂着她的肩膀,低头看着她。

“生气。”

池小郁冷着脸,胳膊肘怼着他的肚子想让他放开。

简亦修松开手,也不想多说。

“明天你有事?”

“没有。”

池小郁言简意赅。

“那我们去个地方。”

简亦修直接的决定了。

“去哪?”池小郁挑眉。

“明天就知道了。”

简亦修不想多说。

池小郁垂眸沉思,不再说什么。

池小郁一会儿也就消气了,顾南因晃她的,她只要看好简亦修就行了。

这就是重点!

简亦修私下还有跟她接触!

不可原谅。

池小郁凑过去,在他的肩膀上狠狠的咬了一口。

“这是教训。”

池小郁得意的哼了一声。

“是吗?”

简亦修突然低头,将人固定住,狠狠的吻了上去。

轻柔的,细密的,像是和风细雨。

简亦修停了停,看着池小郁嫣红的脸色和害羞的闭上的眼睛。

又一次深深的吻了下去。

“哒哒!”

小墨宝不甘被忽视,一直在旁边试图引起父母的关注。

但是……

没有人注意。

小墨宝嘴巴一瘪,哇的一声大哭了出来。

池小郁手忙脚乱的推开简亦修,跑过去,抱起委屈的哭着的小墨宝。

简亦修双手抱胸的看着。

果然,有孩子就是不方便。

带着孩子,一天很快的就过去了。

到了第二天。

池小郁敏感的感觉到简亦修的严肃。

车子停在了熟悉的地方。

池小郁下车一看,不就是顾恣意小公主的家。

“走吧。”

简亦修抱着孩子直接要往里走。

池小郁赶紧的抓住他。

“你说,见谁?”

池小郁一副你不说我就不进去的样子。

“害怕了?”

简亦修好笑的看着她。

“那倒不至于,不过,这是……”

“见一下我姑姑一家和我的父亲。”

简亦修说道父亲的时候明显的要冷淡的多。

“哦。”池小郁没再说什么,跟着简亦修往里走。

这就难怪了……

池小郁垂眸微笑。

难怪昨天池雨会去见她。

原来是给她打个预防针。

池小郁一进去,就看到满满的一家人。

也有熟悉的面孔。

比如说顾南因和顾恣意。

顾恣意正撅着嘴巴不开心,她要去找秦凉,可是这些人都不让她走。

生气。

但是一看到小墨宝,顾恣意就开心的跑了过来。

“墨宝。”

她很喜欢墨宝,毕竟是自己有血缘关系的侄子。

顾恣意是这个家最小的女孩子,二叔家的独生女儿,受尽了宠爱。

而顾南因则是独身的顾家姑姑收养来的孩子。

其余的,还有……

池小郁看到了池雨,和她身后一个笑得优雅的男孩,十七八岁左右,身高肤白,细长的多情眼。

男孩正对着她看了过来。

池小郁一愣,微微的笑了笑。

谁知道男孩不屑的一笑,转过脸去。

池小郁嘟了嘟嘴,抬头看向站在那里,像个战士的简亦修。

“这是池小郁和我的儿子。”

简亦修简单的说着,虽然没说是对谁说的,但是他的目光一直盯着那个坐在中间的人。

这应该就是简亦修的父亲,池雨的……

池小郁看过去,又回头看了看简亦修,还是简亦修比较帅。

顾涛长得很精壮,一看就是常年在官场的人,气质还算温和。

但是……

池小郁的眼神移开了。

眼神好犀利,好像一秒就能被看穿。

“给我看看。”顾涛对着他伸出了手。

“不必了。”

简亦修冷淡的拒绝。

父子俩交锋的时候,旁边的一大家子人都默默的噤声。

这父子俩之间的事情。

自从安琴死后,已经没有人能插嘴了,就连后入门的池雨也一样。

别说没有话语权,这些事情也都是统统因她而起。

顾家姑姑顾小怡冷瞥了她一眼。

要不是她,顾家还好好的,安安静静和和美美的。

就是因为她,一个幸福的家庭被破坏了。

顾亦安一看她的态度,就想跟她吵一架,但是却被池雨拉住了。

池小郁秒懂顾涛的意思,虽然她也很不想自己的孩子给顾涛看。

但毕竟是孩子的爷爷,看孩子一眼的资格还是有的。

池小郁直接从简亦修的怀里抱出孩子,大步走到顾涛面前。

顾涛愣了一下,然后小心翼翼的看向她怀里的小婴儿。

小墨宝卷着舌头玩,一看有人在看他,立马就笑开了,拍着手,要打巴掌。

顾涛一看眼睛就有些湿润了。

“好孩子。”顾涛伸手将小墨宝抱了过去。

这是他第一个孙子,隔代亲,他一看就喜欢的不得了。

“长得像我。”顾涛笑开了,其他的人也放松了下来。

小墨宝觉得这个爷爷很亲切,哒哒的喊个不停。

谁看都笑,像是金童。

简亦修脸色深沉,看着那么多人围着他的儿子。

池小郁好不容易的挤了出来,一看他的表情就知道他在想什么。

“你可真是……”

池小郁眼珠子转了转。

“儿子还是我?”

简亦修不明所以的看着她。

“选一个。”

“儿子。”

简亦修冷冷的说道,都没有一刻的停顿。

池小郁愣了一下,然后冷哼一声,站在他身边。

“禁欲一周。”

池小郁轻飘飘的说道。

“我是无所谓。”

简亦修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儿子,嘴里的话要气死池小郁了。

“你……”

“修。”顾南因的声音恰当的插了进来。

池小郁瞳孔一紧,立马变脸,紧紧的抓住了他的胳膊。

“老公,你看儿子……”

简亦修原本要回头的动作立马又转了回去,眉头越皱越紧。

摸什么摸?摸哪里呢?还摸?

简亦修的怒火已经积累到了顶峰。

池小郁回头对着顾南因得意的吐了吐舌尖。

顾南因转身就走。

而在她的不远处,顾亦安刚好把一切看进了眼里。

顾亦安转身跟上了顾南因。

“你干嘛跟着我?”

顾南因敏锐的感觉到了有人在跟着她。

转身一看,是顾亦安。

她对这个小了好多岁的顾家小儿子没什么好感。

笑得不阴不阳,一点没有男孩子的朝气,还有脾气……

顾南因想到看到的好几次他和美女顶嘴的画面,就更加的没有好感了。

“你在伤心?”

顾亦安迟疑着,似有些害羞的挠了挠嫩嫩的脸颊。

“你问这个干嘛?”

顾南因淡然的说道,没有继续谈下去的兴趣。

“我是在关心你。”

顾亦安瞪大了眼睛,抿着唇的样子像一只被抛弃的小狗狗。

“哦,谢谢。”

顾南因冷着脸说道,说完就继续往自己房间走去。

关上了门,不理顾亦安。

顾二叔家的房子够大,她转到了平城的警局,所以就给她准备了一间卧室。

这次一次性的顾家主要的成员都来了,要热闹一段时间了。

“喂……”

顾亦安生气的一拳打在墙上。

可恶!

这个人从来不把他放在心上,也从来不会主动的去接近自己。

凭什么?简亦修有什么好的,不就是早出生了几年,就夺去了顾南因的所有的注意力。

他不甘心。

他不必简亦修差,为什么她就不肯多看自己一眼。

自从她来了平城,已经好久没见了。

她一点都不想他……

顾亦安被伤害到愤怒全部都转移到了简亦修的身上。

而此时,刚好池小郁走了过来。

顾亦安背对着她,她看不清他的脸,迟疑着开口。

“喂,请问……”

池小郁刚说出请问就被他一拳头打在墙上的行为吓了一跳。

池小郁看着他有些奇奇怪怪的,算了,还是问别人吧。

顾家实在是太大了,顾南因就一瞬间,转个弯的事,她就不知道她去哪了。

顾亦安转身一看,是池小郁,眼睛微微眯了眯。

而池小郁看到是他,眼睛有些心虚的移开了。

顾亦安,应该就是当时池雨怀着离开的那个孩子吧?

她期待了好久的弟弟。

“你是……”

顾亦安故意的,装作好像不太认识她。

“池小郁。”

池小郁微微笑着说出了自己的名字。

“池塘的池,小小的小,郁郁葱葱的……”

“哦。”

顾亦安不耐烦的打断了她的自我介绍。

“你刚才说什么?”

池小郁愣了一下,然后又笑了笑。

“你有没有看到顾南因?”

池小郁告诉自己,不要在意,他不认识自己,不想认识自己都是应该的。

“顾…南因?”

顾亦安舌尖品味着这几个字。

“对。”池小郁点了点头。

“可能去那边了吧。”

顾亦安随便的指了指,一个完全相反的地方。

他就是看她不爽。

“哦,谢谢。”

池小郁微笑着道谢,转身往那边找去。

池小郁内心窃喜着,对上话了。

顾亦安摸着下巴,看着她越走越远,冷冷的笑了一声,转身走近了大厅。

我可没有确定的说,她往那边去了。

池小郁走着走着也觉得不对劲了,花园?

池小郁绕了一圈,有些迷路。

“去哪了?”

池小郁决定不找了,还是回去吧。

刚才看着她离开的样子,莫名的有些心软。

所以她想跟她说,如果你能放弃不喜欢简亦修的话,那你可以天天来我家。

我保证不再气你,但你不能觊觎我老公。

找不到,是天意?

池小郁刚要转身,就听到了身后一阵声响。

“谁?”

池小郁激动的喊了出来。

花园里,这么暗,还鬼鬼祟祟的在身后,一看就不是……

“是我。”

池雨的脸从黑暗里露了出来。

池小郁松了口气,拍了拍急速跳动的心脏。

“你怎么在这里?”

“我是跟着你来的。”

池雨一点都没有跟踪狂的自觉。

“有事?”

池小郁冷淡的说道。

其实她也有故意的成分,她不想有那些莫名其妙的痴心妄想。

干脆从一开始就直接拒绝。

什么都不要,就不会失望。

何况……

池雨这个女人,利用过她一次的女人,她一点都不想给她任何的期待。

“你今天做的很好。”

池雨高高在上的表扬道。

“我可不是做给你看得。”

池小郁没好气的怼了回去。

池雨也不生气。

“继续这样做下去就很完美了。”

“完不完美也跟你无关。”

池小郁觉得头很疼,跟她说话太累了。

“锦绣……”

“锦绣已经卖了,就算没卖跟你也没有任何的关系。”

池小郁一字一句咬着牙说道。

“你能不能就当作不认识我,就像你里面的时候做的那样,私下也不要来找我。”

池小郁冷声说道,转身就走。

“小郁。”

池雨突然温声喊道。

池小郁愣了一下。

从有记忆开始,池雨这么温情的叫着她的名字的次数,数都数的出来。

然而每次这样温情后,就是一个更大的打击。

“你要什么直接说,想做什么也直接说,能不能请你不要再利用我。”

池小郁平静的说道。

黑暗里,背对着池雨的池小郁,还是忍不住的红了眼眶。

“小郁,我知道我有很多对不起你的地方。”

池雨温温凉凉的说着,“但是,这件事,还是要请你帮忙。”

帮忙?

池小郁想到了监狱里大喊着她没良心的沈海权。

到底怎样才算有良心。

她也想让这些人告诉她。

池小郁没有回头。

池雨看着她的背影张了张嘴,迟疑着。

“我先走了。”

池小郁迈脚就要走。

“等一下。”

池雨叫住了她,还是说道:“你能不能……不要去顾家。”

“不要去顾家?”

池小郁的语气带着些些的颤抖。

“这是什么意思?”

池小郁捏紧了拳头,拼命的压抑着内心已经冒头了的某些想法。

“就是,你带着简亦修和孩子离开吧,顾家还是不要回来了,你们三口开心的生活就够了吧?”

已经说出口了,池雨反而不再纠结,直接说出了自己的要求。

“够不够不是由你说的。”

池小郁咬着牙,眼泪已经留到了腮边。

这就是她的母亲,每当有事要让她去做的时候,就会这样温情的喊她,然后将她推进地狱。

还如此的理直气壮。

池小郁愤而转身。

“那是简亦修的家,他如果要回去,我一定会跟着他,他想要什么,我也会拼尽全力。”

池小郁深呼了一口气,平息着自己过于激动的情绪,看着池雨的眼神终于是彻底的冷漠。

“如果他要的是顾家,我也会永远的支持他、帮助他,池雨,这是你欠他的,不要太过分。”

池小郁说完,转身直接离开,浅色的衣服在夜色里看得尤其清晰。

池雨站在原地,良久,才转身离开。

夜晚本就该寂静的花园终于的安静了下来。

而在两人所在之处不远的地方。

一双洁白如玉的手指狠狠的抓着附近的花枝,突出的部分划开了手心的嫩肉也丝毫感觉不到疼痛。

“池小郁,池雨。”

喃喃的声音在夜色里听着有些慎人,像是幽灵的清歌。

池小郁回到大厅,没有看到简亦修的身影,问了人也不知道他去哪里了。

想着这么大的人也不能丢了,她就开心的去了小墨宝那里。

小墨宝被围攻了很久,看到妈妈扁了扁嘴,伸手要抱。

“哈哈。”

池小郁很开心,这是小墨宝第一次表现的这么爱她。

好幸福。

池小郁一转身就看到简亦修从门外走了进来。

脸色有些难看。

“怎么了?”

池小郁迎了上去,就看到他的的手上有些细细的伤口。

“没什么。”

简亦修冷着脸,抱过一直伸着小手的小墨宝就往里面走去。

池小郁转头一看,就看到顾涛也走了进来。

一顿食之无味的晚餐,顾涛和简亦修绷着脸,其他人也默默的吃着饭。

而顾南因,一直都没有再出现。

她是不是有些过分了。

池小郁一直到离开都想着这件事。

小墨宝的人气显然是太高了,每个人都依依不舍。

小墨宝明显的不开心了,有些烦了。

“要经常带着小墨宝来玩。”

顾家姑姑一脸的热情。

池小郁也承认她是个美女,已经四十多岁了,还是三十岁的熟女模样。

依依不舍的,终于离开了顾家。

池小郁也松了口气。

池雨基本就冷冷清清的,不认识也不热情的模样,两人也没什么交集。

但是一旦时间长了,她不保证不会露出马脚。

轻易不要再来。

池小郁眼睛瞟了一眼,就落在简亦修的受伤的手上。

“你的手怎么了?”

池小郁关心的问道。

当时在顾家,她又精神太紧绷了,也就忘了去问。

“树枝划到了。”简亦修言简意赅的说道。

“树枝?”池小郁皱眉,“怎么会被树枝划到?”

“就是啊,怎么会被树枝划到。”

简亦修转过头来,意味深长的看着池小郁。

“我倒是想知道,你突然的消失是去哪里了?”

目 录
新书推荐: 掠夺在仙侠世界 鼎皇归来 无上巫法 豪门错爱:诱宠小娇妻 疯狂手机系统 弃剑废少:拾剑挽歌 星元守护神 目光之城 盛宠医妃 隰有苓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