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小生纵横天下 > 四十三、原来如此

四十三、原来如此(1 / 1)

目 录
好书推荐: 首席冷爱,妻子的秘密 篮球之掌控全场 超仙驱文明 重生之桃源种田记 错惹总裁老婆,投降吧 重生之赘婿神帝 婚婚欲醉 边缘堕星(微h) 总裁的冷清妻 火爆老公的彪悍妻

杨铭剑君无戏言,一言九鼎,众人虽然心存疑惑,也没有发出任何异议,韦忍就这样稀里糊涂地当上了荆州分舵之位。

杨铭剑知道此时最失落的恐怕就是樊可信了,他笑着拍着樊可信的肩膀,安慰道:“樊兄弟,我是暂时借你的位置来用一用的,用完了马上归还,绝不食言,绝不抵赖。”

叶本善笑道:“这可是要有借有还,再借才不难。”

说完,在场的人纷纷大笑。

忽然,门外远远传来一个中气十足、浑厚有力的声音,“什么事情那么好笑!笑得好热闹呀!”

人未到话音已到,话声刚落人已到,说话之人正是柳智深。

柳智深从门口走进来,大大咧咧的。后面有两个人跟着他,却有点藏头露尾似的,跟柳智深的洒脱随意,简直是大相径庭,她们正是皇甫飞燕身边的丫环,冰儿和雪儿。

柳智深仍江湖中人,不拘小节,想笑就痛快的笑。冰儿和雪儿跟柳智深不一样,久在大户人家之中,服侍大家闺秀左右,深受礼数束缚,须得小心做人,况且女孩生性矜持,又跟杨铭剑等众人都少见不熟,笑起来都是掩口而笑,笑不露齿。

其实,这已经是杨铭剑第三次见她们了。冰儿雪儿明眸皓齿,长得可爱,她们不是亲姐妹,却像双胞胎似的,都乖巧伶俐,深得皇甫小仙的欢喜。

冰儿雪儿第二次来的时候,是带韦忍、柳智深、樊可信、罗翔四人来修心小筑,当时皇甫飞燕被邵文才等人掳走,不知去向。柳智深和韦忍找到樊可信、罗翔之后,和他们经过一番详析,料定邵文才等人的目标就是杨铭剑,便将计就计,在修心小筑来一个瓮中捉鳖。

杨铭剑很久没看见韦忍,还以为他跟周杰英和赵世英,他们都是年龄相仿,自然能聊到一块去。

让叶本善最为震惊的是,他竟然看见了韦忍,他万万没想到韦忍竟能死而复生。

韦忍寻找仙人草无果,掉下悬崖之后,因为杨铭剑当时半昏半醒,伤势严重,他和游灵智等人怕刺激杨铭剑的情绪,加重他的伤情,所以,韦忍坠崖的事,他们也一直不敢跟杨铭剑提起半句。

那时,韦忍活生生地出现他们的面前,叶本善向来不信鬼神之说,一时之间,他觉得跟韦忍相见,恍惚如在梦中。

韦忍重情重义,叶本善对他有愧在先,于是坦言相告,韦忍这才知道事情的原因后果。

他那时才恍然大悟,难怪皇甫飞燕骂他跟叶本善、游明智合着伙骗她。柳智深带他去见冰儿雪儿的时候,冰儿雪儿一见到他就横眉瞪眼的,柳智深一直提醒救小姐要紧,冰儿雪儿也无暇重提昔日的恩怨。

如今冰儿和雪儿见到韦忍的时候,她们的脸色和祥了许多,当初他戏弄了皇甫飞燕,但是后来他救皇甫飞燕之时不遗余力,也算是功过相抵了。

柳智深笑道:“叶舵主,一日不见,气色好多了。”

叶本善道:“多亏皇甫前辈的灵丹妙药。这辣手判官名不虚传,出手实在太狠了,昨天我还痛得起不了身,今日我已经能走动走动一下了。”

杨铭剑道:”怎么皇甫小姐没来呢?皇甫小姐无碍吧?“

冰儿雪儿向韦忍那边努了努嘴,道:“小姐的冤家在这里,她不方便来。”

杨铭剑一惊,不解,忙问怎么回事。

韦忍一脸尴尬,不知说什么才好。

柳智深一笑置之,道:“都已经是往日的陈年旧账了,往事不必重提,说出来都扫大家的兴。凡事要向前看,”

冰儿雪儿道:“小姐特意让我们来向诸位道谢。“

柳智深一来,场面更热闹了,正当客厅里说得是一片火热,皇甫小仙似乎也不甘寂寞,打开了房门,和云嫂走了出来。

冰儿雪儿知道皇甫小仙身体虚弱,怕她受不了刺激,先前一直不敢跟皇甫小仙说起皇甫飞燕失踪的事,没想到她却突然出现了。

客厅顿时静了下来,大家的双眼都齐刷刷地往皇甫那边看去了。

冰儿雪儿上前施礼,脆生生道:”姑奶奶,你不好好休息,怎么出来了?“

云嫂笑骂道:“你们那么吵,简直要把这屋子吵翻了,小姐在房间里怎能待得下去?”

皇甫小仙突然款款屈膝向柳智深拜谢,道:“柳大侠对我们皇甫家的屡屡大恩,我铭感于心,无以为报。”

原来,皇甫小仙早已经知道了皇甫飞燕之事。她的房间和客厅相隔就是一道门,她耳聪眼明,也是心静之人,平时客厅里掉下一根细针,她尚且能发觉,更何况人的低声私语。只不过她蕙质兰心,知道就算自己救侄女心切,也是有心无力,与其忙中添乱,不如干脆一直默默不做声。此时,皇甫飞燕的厄难已解,她也可以安心出来,跟大家表达感谢之心了。

每年皇甫敬的寿辰和重大的节日,皇甫小仙都会回神农山庄,柳智深在神农山庄跟皇甫小仙见过数次面。柳智深一惊道:”小事一桩,不足挂齿,小姐不必如此拘礼。小姐如此大礼,我柳某实在受不起!”

皇甫小仙道:“柳大侠当初不顾自身危险,三番两次救下我大哥的性命,今日又救了燕儿一次,莫说我仅仅一次大礼,就是再多几次,你也有这个资格受得起!“

韦忍听了皇甫小仙的话之后,这才明白皇甫敬之所以对柳智深网开一面,是另有原因,并非他的急智所致。韦忍心里不断嘀咕:”我就是觉得奇怪,为什么神农山庄的老庄主为何那么痛快就答应我的条件。我那时病急乱投医,心里还暗自沾沾自喜,以为我为柳老前辈立了一大功,没想到这其中还另有蹊跷。“

柳智深道:”小姐不必如此,这可折煞我老头子了。”

柳智深本不是健谈之人,年龄游比在场的人大了一大截,他该说的已经说了,该听的也已经听了,便站起身,就要告辞独自先走。

皇甫小仙等人挽留不成,便只好任他离去。

杨铭剑和韦忍感念柳智深的互助之情,都执意要送柳智深。

韦忍随着柳智深出了修心小筑,默默地跟在柳智深身后,道:“李老前辈,他怎么了?”

柳智深道:“你们这一老一少的,倒像是心灵相通的。你正挂念他,他也挂念你。李老弟有我照看,你就放一百个心。他现在正是治伤的紧要之期,不容他分心到这里来,他特地让我带来些话给你,他已经说了,等他康复之后,有空回去找你的。“

杨铭剑也凑过来,道:”柳前辈,我师叔还好吧。”

杨铭剑去深谷之前,已经听韦忍谈起过李圣昊的事。

杨铭剑虽然以前甚少见到李元昊,但也听轩辕长空提起过李圣昊的一些陈年旧事,每每念及同门之情,都是感触良多。当年李圣昊失踪之后,轩辕长空还带人到处寻找李圣昊的下落。

柳智深笑道:”你们放心吧,有我在,保管你们师叔比以前还生猛。你师叔也给你带来几句话,他说了,他把韦兄弟交给你了。你得好好照顾好他。他就是觉得韦兄弟的功夫实在太差了,怕他以后行走江湖受人欺负,你有空要好好教教他。别让他丢了你师傅和他的面子。”

杨铭剑道:”师叔教导的是,我会敬遵师叔教导。“

韦忍总觉得还有一丝丝不安的隐虑,总觉得神农山庄里面不简单,毕竟皇甫飞燕的失踪甚是蹊跷,没准神农山庄还藏有别有用心之人。

韦忍忍不住心里的担忧说了出来,道:“我看你们神农山庄的水挺深的,就怕有人浑水摸鱼。前辈吃了一次亏,也有了前车之鉴。”

“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我会留意的。多谢韦兄弟提醒!”柳智深心里一震,接着又问:”你们何时回你们的总舵?“

杨铭剑道:“叶大哥的伤已无大碍,明天我们就上路,直接回江南总舵!”

柳智深道:“我祝你们一路顺风!请恕老夫不能相送了。”

韦忍把皇甫飞燕戏弄了一番,如今细细想来,自己也有很多不对之处,难怪她宁愿不见大伙,也要躲着自己,韦忍低沉着声音,道:“你替我给皇甫小姐带句话,你跟她说,我以前多有冒犯,请她不要见怪!”

韦忍心里觉得,皇甫飞燕与他之间,本来是一场误会,当时,皇甫飞燕的言语和做法虽有偏激无礼之处,但并非完全无理取闹,当初如果他能够不意气用事,冷静下来好好考虑,跟皇甫飞燕理论清楚,也不至于弄得他们大干一场,至今也感到难堪,平心而论,他也有不妥之处。

柳智深道:“除了这个,就没有其他的话了?比如,不打不相识呀,再打进洞房。相打是一种误会,相识就是一种缘分呀。”

柳智深话中有话,韦忍却有他的自知之明,韦忍明白,自己一介穷书生,一无所长,二无长相,三无权势,四无家财万贯,跟这个千金小姐,门不当户不对的,就像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似的,他从来不敢对皇甫飞燕有半点幻想。

韦忍道:”你这话是谁教的?说话怎么突然变了味道呢?“

柳智深连胜应道:”好好好,既然你不愿听,我就不多嘴了。“

韦忍跟柳智深这一别,恐怕不知何时才能相见,心里一时惆怅。

目 录
新书推荐: 极品尤物军团 最强兵王混都市 探宝手札 绝世兵王在都市 校花女友初长成 逍遥高手在都市 鬼抬头 都市极品大亨 山村鬼穴 捡个女鬼当宠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