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穿书之攻略病娇炮灰 > 第14章

第14章(1 / 1)

目 录
好书推荐: 爱上董事长[重生] 折鬼师 死亡阴魂 带着空间闯美国 这个学霸有点萌 修爱 怦然心动:总裁的独家宠爱 我的女神老婆 锦绣前程 婚牵梦扰

而眼下严昀隔着金色的牢笼栏杆悄悄递给顾飞翎的纸条嘛,顾飞翎并不着急打开查看这张纸条。他心如明镜,不出意外的话,自己手上这个就是那一页主楼地图剩下的半张纸了。

两张一分为二的地图,实际上隐藏了红砂阁主楼的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

顾飞翎自然知道自己这位看上去为人冷淡实则主意十足的好兄弟想要做什么,他故意用那张令人毛骨悚然的威武硬朗的假面孔向着严昀露出了一个“皎然如月”的笑容,便把纸条小心收好。

临走之时还不忘用“壮汉脸”抛了个媚眼调侃对方:“之前你说过受伤很重的时候是被人给捡到了得救的,可是我最近怎么听说你描述的那个人是个来无影去无踪,并且怎么查都查不出身家背景的人呢?”语气似笑非笑,仔细琢磨,话里好像还有几分担忧。

严昀坐在华美的金色牢笼里,放松的靠在栏杆的一旁,但眼眸子里却闪动着深邃的光芒。那模样,就像一只慵懒着身体,在惬意休养生息的高贵猎豹,似乎是完全没有一丝“困兽”的自觉。

“啊……他的事情啊……其实我已经大概知道一些了,总之不是我的敌人,顶多算是……嗯……行事有些乖戾诡异吧,他这个人可是非常和蔼可亲的。”严昀模棱两可的随口应付了两句,若是华臻的那群属下要是知道严昀竟然轻描淡写的用“和蔼可亲”来形容华臻,定然又要用当时怀疑严昀是华臻男宠的那种瞠目结舌的表情看他了……

那可是华臻啊!就算不提他当年还是风家惊世绝才的“臻七爷”时候的事情,也不讲他作为恶名昭彰的“疯魔道士义弟”的那些黑历史,单就说他自己成立了教派的这六年里,那么多件“光辉事迹”中,可没有任何一件能够和“和蔼可亲”四个字挂上钩啊!

顾飞翎并不清楚华臻的事情,也只是象征性的问了两句便暗自摇了摇头,怀砂这态度着实诡异,似乎对那个“待他极好”(系统:至少三次差点把他掐死)、“非常和蔼可亲”(系统:平均每天杀一个人)的救命恩人,自己这个怀砂堂弟有些过于上心了。

将两张地图碎片收好,顾飞翎向严昀点点头,快步向外走去。临走之前,心里有个念头一闪而过,也许在自己帮助完怀砂以后应该找个机会去看看怀砂的那位救命恩人?

虽然顾飞翎只在牢笼前面停留了片刻,但是牢笼已经被吊起停放在了和主楼通道相连的一处平台之上,不再颠簸晃荡的牢笼此刻更像是个安稳的休息室,正适合不想要别人打扰自己的严昀。

严昀手里还一直捧着之前摊在手上的那本字帖,由于小心翼翼的爱护,即使是每天多次的翻看,看上去也没有任何磨损的痕迹,即使是系统也不得不啧啧称奇,让它不由得想起之前的一桩事情。

在严昀他刚拿到华臻的这本非常不起眼的字帖的时候,他所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询问系统可不可以把字帖全息复制几份。

系统当时非常的惊讶,原因无他:这个经常“无师自通”,不仅很少向系统发问,还经常做一些匪夷所思的事情让系统困惑然后反过来给系统答疑的逆天型宿主,第一次积极主动的向系统求助竟然是为了这种“无关痛痒”的小事?

谁料到,严昀听了这话的反应竟然格外的严肃,“谁说是无关痛痒的事情?这可是非常关键的。毕竟这可是华臻那里获得的珍贵‘手稿’呀,如果可以的话,我当然想要复制一份用来观赏,再复制一份用来把玩,当然还要再复制一份随时随地的贴身携带……哦对啦,还需要复制一份装裱起来封印在家里珍藏,然后原件我可以还给华臻让他继续在上面练字书写,我只要在旁边默默看着就好……”

当时严昀一边说着,一边温柔的弯了眼眸。末了,一向淡定无波的脸上竟然还露出了一个人(sang)畜(xin)无(bing)害(kuang)的柔软浅笑,直接让飘在空中的系统君闪瞎了双眼,泪流满面想要高呼——

“井查蜀黍快点来救我tat!这里有个变态+痴汉宿主啊啊啊……”

不过系统倒也没说严昀的这个“奇特”的愿望不能实现,“其实也是有这样一个有些类似于复制的道具的……”

严昀按照系统不情不愿告诉他的提示将道具栏打开拉到第三页时,赫然发现了系统所说的可兑换高级道具:【单品升级道具:可以将指定单品依照“使用需求”更新升级为比xx基豪华午餐还要超值的豪华套餐系列,套餐中将包含原单品的基本属性,和升级时所指定的附加特征。(手办爱好者的最爱!复制复制再复制!满足你的各种需♂求,快快入手吧!)兑换所需点数:30000】

本来眼前一亮的严昀在看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顿了一点,默默将视线移到自己的信息栏上——才420点,路漫漫其修远兮啊……这要何时才能攒到三万点呢?

(系统:喂!不要忽视“手办爱好者的最爱”这几个字好吗?答应我,请不要这么变态下去了好吗??这只是个没用的字帖而已并不是什么手办或者什么羞羞哒的东西啊喂!)

从那以后,严昀便走上了攒分的道路,虽然理智上根本没兴趣完成系统和大纲发布的那些零零碎碎的小任务,但是由于那几十点甚至几百点的分数奖励的缘故,严昀竟然身不由己不知不觉之间就已经完成了九成以上的乱七八糟的零碎小任务。

而他的积分也在北湾镇的时候就已经集满了一千点奖励积分。虽然小任务可以收集的都是些无足轻重的零散碎头积分,但是靠着严昀的辛勤,竟然也有了这么多。

本来想要按计划一直攒下去,但是严昀在到达北湾镇的时候,却意外的发现系统界面的道具商店里突然多了一项:【特殊地点限量款道具】。

怀着好奇的心情点进去,严昀便看到了那朵娇艳可人的“崖边花”。由于是限定款道具,兑换积分是令人肉疼不已的一千点。

除此之外,备注里还有一些传说谣言里的美好爱情故事,除了这种特产于北湾镇的崖边花所具有的药用价值之外,吸引严昀注意力的便是那行“向心上人赠送崖边花是北湾镇非常灵验的传统习俗”。

于是他便毫不犹豫的做出了系统口中“用所有积分换一朵没啥用的小花”的“糊涂事”。

至于他假扮“蓬莱医圣”骗取西崇派教徒时的故事?当然是根据备注里那些和崖边花有关的故事胡编乱造的……比如说崖边花雌雄株从不在一起生长这件事,其实事实确实如此,但是与毒性毫无关系。真正的原因其实是由于崖边花只、有、雄、株。甚至雄株之间还会互相吸引,越长越近,非但如此,当两株雄蕊毗邻生长之后,还很有可能通过特殊的孢子生殖产生新的崖边花种子。

简而言之,这崖边花其实就是一朵“断袖之花”,而这崖边花所代表的“非常灵验”的爱情故事嘛……自然,也是一些喜闻乐见的同性传说。

严昀想到那个将自己美艳入骨的面容覆盖在冰冷面具之下的男人,似乎能够大致预料到对方突然收到灵鸽送来的崖边花的时候的表情。

一定是有些惊讶,有些困惑,继而在片刻之后脸色就会变得愤怒又危险吧?岿然无动的死水被春风搅乱漾起波纹的模样,还真想去亲眼看一看呐……严昀唇角轻轻的勾起一抹笑容,隐约有些期待。

而此时收到严昀灵鸽的华臻,正立在窗边抬起手指,一只尾羽洁白如雪的鸽子敏捷而又轻盈的落在了他的手指上。

当华臻看到灵鸽衔着的那朵娇艳欲滴的紫色小花时,似乎顿了一下,伸手取下那朵花端详了片刻,面具底下是旁人不得而知的脸色和表情。

反而是路过的林恩看到这朵花惊讶的大呼小叫了好一阵,三言两语便道出了这朵花有价无市的珍贵药用的故事传说。

好一阵,他才发现主上似乎一直沉默不语,周身的空气却越来越有些危险的氛围。弥散开的无形煞气顿时便将林恩没说出口的那些夸赞和八卦念头堵了回去,只剩下喏喏的“许是公子随手捡的,并非是……咳咳……旁的意思。”

良久,华臻才轻轻抚摸着小巧的白尾灵鸽,始终叫人听不出来情绪的,“无妨。”

而那只握着紫色崖边花的手,却是突然攥紧——顷刻之间,芳菲凋零,不复生机。

林恩看得头皮发麻,心中为逝去的娇花和不知身在何处的严公子默默点蜡:这样就激起了主上的狂气,啧啧,请多保重啊公子。

“阿嚏……”严昀轻轻揉了揉鼻子,从自己天马行空的思念中回过神来。他刚将那本痴痴看了许久的字帖收了起来,就听到了有人走过来的声音。

紧接着,严昀便看着“顾飞翎”带着几个红砂阁的人将自己从牢笼里押了出去。

那顶着“顾飞翎”身份的人并不知道自己的一举一动早已落入了严昀的设计谋划之中,看着眼前白衣男子高雅淡然却脸上带着被背叛的痛苦表情,“顾飞翎”心中有些自得,瞟着对方的眼神更加的不怀好意。

对方有着一副和名字极其相衬的好相貌,正是人如其名,他的眉眼如烟般冷淡、如云般清秀。这样的相貌即使是在男子身上,结合他那武功被废之后无力回天束手就擒的软弱模样,也难免令人垂涎不已:就算这人过去曾是原本天之骄子的少主又如何,现在又何尝不是连自保的资本都没有?这个念头一起,便让“顾飞翎”隐隐有些心痒。

但是想到自己来此的目的,他不得不暂时收起了心里的邪火和污浊的小心思,用“顾飞翎”那狡猾又痞气的语调奚落嘲讽了如丧家之犬的对方,让对方清楚的知道自己信错了人,来错了地方。

严昀自然是从始至终一声不吭,也是“硬气”的看也不看身旁的“顾飞翎”一眼。

“顾飞翎”看他这样油盐不进的倔强模样,心里冷冷一笑,便喝来几人将严昀带到红砂阁主楼里面去。那里,自然有着烟云少主避之唯恐不及的克星在。不是很硬骨头吗?看他待会儿可否能再笑得出来,有命走出这主楼!

在刚被押出牢笼没多久之后,严昀的眼睛便被黑布蒙住了,被俘虏着“目不能视”的在主楼中被带着走了许久。

虽然系统最初幸灾乐祸的调侃他“谁让你之前在北湾镇森林里又是装‘蓬莱医圣’又是装瞎子去杀人的?现在你看看,遭现世报了吧~”

但是发现严昀却是被牢牢蒙住了眼睛,不仅什么也看不见,还磕磕绊绊走的非常艰辛之后。也不知道系统是不是一直不满宿主那句“蠢系统”,还是不忍看到宿主这幅阶下囚的模样,竟然满不在乎严昀那句“没什么大碍”,执拧的硬是充当了严昀在黑暗中的“眼睛”,不断的将周围的情况同步传递给他。

因此,当严昀终于被摘下蒙眼黑布的时候,对于看到自己被带到了一间华美瑰丽的房中,其实一点都不惊讶。

将他押过来的几人不知何时已经离开了,只剩下严昀独自站在屋子的外间。

看到那如涟漪一般随风轻轻撩动的玉色隔帘,明明是美丽的上品玉石和精巧的样式,那样的风情看在眼里却令严昀感到了一股无法名状的厌恶之情。

那是这具身体深处无法抹去的自然反应,如今严昀既然已经完全融合了自己和烟云的灵魂和身体,那心情便是他自己发自真心的……憎恶。

垂帘轻扬,发出的一阵清脆悦耳的声音却如催命奏歌一般让严昀第一次心神不宁。

严昀强迫自己闭上眼睛,屏蔽掉比他还慌张的蠢系统。开始努力试图放空自己的脑海,在意识的深处描绘着自己心心念念的人。

华臻……华臻……

他有着艳丽的眉眼、盈着煞气的容貌、他舞剑时有力的手臂在空中划出的惊艳轨迹、他覆在自己脖颈上下一秒就能捏碎自己喉咙的手掌,却不如可以听到心脏不断跳动的胸膛那般……温暖而又让人贪恋……让人……欲罢不能,无法忘却……

华臻……

身体对于这个屋子憎恨的负面情绪慢慢的平息了下去,如同被清水浇灌,洗去了污泥,也冲走了原本那一丝憎恨长出的动摇和恐惧。

只剩淡然无波的平静。

严昀,或者说,此时应该叫他烟云,轻轻睁眼望向撩开垂帘的女人。

对方刚见到他便挑起秀丽的眉毛,眉峰下一颗贴着眉骨的痣,比她端庄华贵的相貌更加令人过目难忘……却和烟云的,可以说是一模一样。

烟云嘴唇微张,清冷淡然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母亲……”

目 录
新书推荐: 我这糟心的重生 重生八十年代有空间 八十年代之娇花 我在昆仑闭关三百年 全知全能者 皓月当空 饲蛟 卑微备胎人设翻车后(快穿) 病态宠爱:魔鬼的禁锢 朱砂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