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穿书之攻略病娇炮灰 > 第19章

第19章(1 / 1)

目 录
好书推荐: 爱上董事长[重生] 折鬼师 死亡阴魂 带着空间闯美国 这个学霸有点萌 修爱 怦然心动:总裁的独家宠爱 我的女神老婆 锦绣前程 婚牵梦扰

事实上,当遥久刚离开红砂阁的时候,严昀曾经远远的看到过华臻。

两人一个站在楼上另一个不经意走过,隔着不算近的距离就那样遥遥一望,便擦肩而过。

虽然那时华臻并没有认出他来,但是严昀那天在巧遇到华臻之后,当天晚上直接失眠了。

那是在一次颇有规模的武林集会上,虽然不是什么和严昀或者红砂阁有直接关系的场合,但是这次集会上的好些教派,包括一些表面上和和睦睦或者老死不相往来的世仇,却有好几个都是红砂阁暗线生意的“顾客”。

本着自己将水搅得更浑的恶趣味,以及曾经对遥久许下的承诺,严昀便接受了顾飞翎的提议,带了几个遥久留给他的心腹一同去参加了这次集会。

去之前,严昀本以为那些个“生意”会和自己过去经历过的那些商业会谈一般,两方代表你来我往唇枪舌剑。可是他万万没想到真正参与了才发现事情和自己想的完全不一样——这些人虽然武功高强,但是似乎因为小脑发育的过于发达了,相比之下,大部分人的智商简直低的令人发指。

最后终于受不了那些迟迟做不出决定,还什么都听不明白的“顾客”,严昀便一拍手截住了无休止的混乱话题。接下来,他手指交握,表示自己已经明白了对方的所有需求,随即指尖轻轻一挑,推开一张拟好的契约,非常强硬地帮对方做好了决定。

“那么,请在这里印上一滴血,立下契约,这笔单子便成了。”三言两语便总结出契约的重点,严昀一向淡然寡欲的脸上露出一个“营业专用”的浅笑——眼前这人,应该是这次集会上悄悄过来的最后一个“客人”了吧,严昀暗忖着。

只见对方在听完自己的分析后便眉开眼笑的完全信服,连连称是,显然完全被严昀的那一番分析和气魄折服了。但他还是犹豫了片刻:“以前好像红砂阁没有这么一个需要滴血的契约啊……?”说着有些犹豫的看了严昀一眼。

谁曾想,这人不去看严昀还好,一看就移不开视线了。

眼前的青年着实生的一副好相貌,虽然面容略显冷淡,但是却带着高雅的气度。不过也还没到惊人的地步。真正让人沉醉的,其实是在他感到自己视线而抬头望过来的那一瞬,他左眼那一侧额发无声突然无声的被风轻轻吹起。黑发轻飘飘的扬起一个微妙的弧度,让人瞄到他额角上竟然有一个血色的图案,被巧妙的掩藏在了黑色的发丝之下。这个诡异的图案乍一看十分狰狞,但是当对方的眼眸瞟向你的时候,他眼睛旁边的纹路却好似活过来了一样,似乎在游走于血肉之上。流露出格外的魅惑,让人不自觉看呆了。

严昀见这人看着自己露出痴迷的神色,也并不在意,就像是没看到一般,将契约推到他面前,扬了扬下巴。

而此时那人再看严昀时,竟然发现那个红色的纹路已经消失不见了,一切就好像只是一个错觉。哪有什么鬼魅的红色妖蛇?严昀的脸上明明就光滑干净没有任何痕迹,那人不禁怀疑自己是眼花了,那个有些类似蛇纹的图案却模模糊糊的留在了他脑海里。

严昀也不着急,只是坐在一旁有耐心的等着这人回神。

他自己知道脸上的咒印有时情绪不稳的时候会突然出现。这种忽隐忽现也是由于自己对于“诅咒之血”还没有办法完全掌握的缘故,因此不得不尽可能让自己心如止水,但是就算严昀再怎么冷静,这一个月中也难免会有寥寥几次露出马脚,比如眼前这种情况。

严昀心里面千转百回,便想通了:看到了就看到了呗,旁人既然只知道他是“红砂阁少主”,而不知他是严昀,那么看到这些也无妨吧?

毕竟遥久也说过了,只要好好做这个少主,其他事情都可以随严昀的意愿,那么随意张扬一些,给这个身份塑造一些神秘感便也无可非议。

然而,这时候放着咒印不管的严昀却没有料到,此时他的一个不经意之举,竟然为自己埋下了祸端。让他在许久之后仍然后悔不已,恨不得将这个多事的“客人”挫骨扬灰一万遍。

当好不容易送走这个“顾客”之后,严昀便有些坐不住了。恰好此时,顾飞翎从外面走了回来,旁边还跟着一个有些眼熟的男人……

严昀:(⊙o⊙)啊!这人……不是自己那个“弟弟”,鬼画子任北望吗?

还没等严昀心里琢磨“任北望原来没有死掉啊”,他就被这两人之间的气氛吸引过去了注意力。实在不得不说,这还是他第一次在顾飞翎那张一向吊儿郎当的娃娃脸上,看到“窘迫”的表情……

咦?“窘迫”?

没错,眼前顾飞翎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眼神游移的晃了好一会儿,语气有些豁出去了一般:“……我都说了,不是赊账啊……你就别跟着我了!”

任北望被他陡然提高的声音震了一下,然后脸上露出了鄙夷的神色:“少废话,我还是那句话,‘欠债还钱’。这句话是当时你自己说的,还清了,我自然会走的。”说着便似乎要详细算账一般拿出了一个本子。顾飞翎一看他的架势,立马扑上去,表情从本来的有些不爽变成了悲壮:“哎呀,我知道了知道了,肯定会还清的,你就饶了我吧,不过就是多灌了你几壶酒造成了巨额的损失么……啧……”说到最后,似乎自己也开始有些心虚,声音越来越小。

听到他终于点头服软了,任北望那张非常孔武威严的脸终于不那么紧绷了,但是说出来的话还是让顾飞翎头疼不已:“好,那你跟我去赌场。”

“这……我可是修道之人,你还是……”

严昀一直支着下巴安静的在一边看着这两人争执,此时却突然来了兴趣,打断两人问道:“赌场?是什么样子的赌场?”

任北望看了看这个一夜之间上位的“哥哥”,似乎并没有什么不满的情绪。说到“赌场”似乎很有兴趣,不仅没有嘲笑严昀,反而十分有耐心的向他解释道:“但凡这种江湖集会,便总会有些人去挑衅那些大门派的人,时不时的就会有人闹到比武一决胜负的地步。如果是个名不见经传的,一举赢了某个人物的话,便会在江湖上打响名声的。”

似乎怕自己这个“被关在海边”时间太久的哥哥不能完全听明白,任北望还简单的举了几个近几年以下克上之后由于比武成名的新秀、少侠,继续说道:“有比试的地方,自然就有赌局了,虽然那点儿押注一般不够看,作为还钱的一种手段,也是聊胜于无吧……”他看了一眼浑身都写满“我是穷光蛋”的顾飞翎,似乎是死马当活马医了:“再者说,今天下午也是有很有趣的比武的,权当去看热闹了。”

而当严昀有些心痒的和他们俩一道走到比武场旁边时,才发现这热闹实在是太大了……

竟然能在这里看到“里三层外三层”的人,到底是什么人在比武啊?

由于这次集会的一位德高望重的召集人实际上也和红砂阁有着“业务往来”,三人便一路无阻的登上了比武场边上的几座楼台之一,站在专门留给红砂阁的观座看着下面剑拔弩张的场面。

对于严昀之前“何人在比武”的疑问,很快便有了回答:“不知是哪个世家的子弟,竟然突然去挑战宋倾,要他透露镜华城主和蓬莱医圣的行踪。看起来不像是风家也不太像是杜家的,不过不管怎样,看来这次有好戏看了……”

严昀眼皮一跳,他似乎……听到了一个耳熟的不得了的名字?

原本一脸冷淡闭目养神,一看就是对比武提不起兴趣的人突然开口问道:“你刚才说……宋倾?蓬莱医圣?镜华城主?”

顾飞翎似乎没有发现严昀突然绷紧的面孔,一边往嘴里塞吃的一边犹豫该给哪边下注,接过话茬便随口回应道:“唔……宋倾就是那个拿着一把折扇的俊哥儿啦,他是镜华城主的旧识,所以经常会替那个身份成谜的城主向外传递一些信息。江湖有传闻,若想见到镜华城主,便只能通过宋倾这里。而想要见镜华城主的人,无非是为了求得镜华城主手下那位蓬莱医圣的救治罢了。”

严昀眼神有些复杂,清秀的脸上若有所思:“你这么一提,我隐约想起来了……是有这么一回事,当年蓬莱医圣不知为何,归隐到了镜华城中,并且成为了镜华城主的属下之一。说是‘城’,实际上那个镜华城和一个教派也没有什么差别了……”他脑海中确实是有这些信息的,但他却从来没有反应过来那个镜华城主便是华臻。

恐怕是因为……在《清风决》原著里,“镜华城”,便是华臻中了风璟然等人的圈套,受了重伤然后被人一招击毙的地方……正因此,所以严昀才会下意识的就不想去回想吧。

不过这个宋倾,到底有几斤几两?不会就这么把华臻的行踪泄露给别人吧……

想到这个可能性,严昀顿时坐不住了,心绪不宁的按住额头,看着顾飞翎突然下定了决心:“君和,用你的名字,去帮我下注。一、千、金,押宋倾。”顿了一下,他在顾飞翎瞠目结舌的目光中恶狠狠的补充了一句,“对了,用‘红砂阁少主’的名义,加一句给宋倾的话——就说,若是赢不了对方,那么我便会亲自剁了他!”

顾飞翎正要说些什么,却听见严昀自言自语到:“看来镜华城的情报以后不能贩卖出去了……啧,干脆设为机密级别的情报好了。”

顾飞翎顿时灵光一闪:难道怀砂的那个心上人是镜华城出身的人……?莫不是那个蓬莱医圣?

当赌场的人悄悄传话给宋倾的时候,俊俏公子原本一脸有恃无恐的笑容僵了片刻,不禁抬头去看红砂阁少主的那边楼台方向,却只看到一个模糊的红衣身影,心下不由得有些惊疑。

而这场比武,本来还有些势均力敌的意思,毕竟宋倾虽然成名已久,但是招式却是众所周知的内敛柔和。然而今天他却好像吃错药受了刺激一般,每一招每一式都带着凌厉的杀气,不过二十招,就已经将那个挑衅的对手逼到退无可退,浑身狼狈的自动认了输。

严昀微微点了点头,这样干脆利落的路数,才有点华臻属下的意思嘛。

赢了对手之后,宋倾也不多做停留,很快便走下台隐入了人潮之中。很快,另一场比武便紧接着开始了,人们的注意力又重新被吸引到了比武场上。

然而严昀的双眼却紧紧锁定着那个叫宋倾的男子,直到他状似无意的走到远远站在人群外围的几人身边之时,严昀的心脏狠狠的跳动了一下——

宋倾似乎丝毫不意外碰到那几个人,先是和一个中年男子聊了两句之后,便走到了一个黑衣玉冠的男人身旁,动作和神情都突然恭敬了起来。

虽然隔着一段距离,但在严昀眼中,那个黑衣男子背影挺拔,似乎有着无往不催的气魄,却又奇妙的低调隐于人群之中,恰到好处的掩去了一身风华。

严昀的目光似乎快要燃烧了起来,他斜倚着楼台一侧的廊柱,心里却无法冷静下来。热烈的目光几乎能够透过对方那朴素的黑衣,仿佛再次看到曾经在温泉深处惊鸿一瞥的玉色臂膀,不禁心跳加速。

似乎宋倾说了些什么,那个黑衣男子侧过头来,遮住上半张脸的面具泛着浅浅的银色光芒,露出的嘴唇和下巴即使隔得老远,也是优美的让人喉咙发紧。

那个黑衣男人,也就是华臻,抬头看了一眼宋倾所说的“红砂阁少主”,远远的看到楼台上似乎站着一个模模糊糊的红色身影,皱眉思索了一番,确定自己应该不认识对方,华臻便继续和宋倾商量之前的话题。

当晚,一向睡得早的顾飞翎失眠了,因为他竟然靠着严昀的那大手一挥的“豪赌”一瞬间就还清了那笔巨额欠款的……四分之一。好吧,四分之一也不过是杯水车薪,恐怕他继续还钱的道路还很漫长啊。

而偷窥了心上人许久的严昀,当晚也毫无疑问的失眠了,心绪万千的辗转反侧。

夜里,严昀翻来覆去睡不着,他便暗自下决心要制造一个契机,好让华臻把人畜无害的“严昀”再次捡回去,嗯……最好是捡回镜华城里去。

至于这个理由嘛……严昀心绪一转,便想起了之前那位“最后的客人”。听说……他是杜家的人,而杜家似乎有个是他族弟的纨绔,那个叫杜宇治的纨绔子弟在《清风决》原著中还和华臻有着矛盾冲突,之后这人的死还间接引起了令华臻声名狼藉的“塘口大战”。

严昀勾唇一笑:这么好的契机,不好好利用一下,可对不起自己的恶趣味和红砂阁少主的通天情报本领啊……杜大公子,就委屈你要被我利用一番接近你族弟了,呵呵……

而之后发生的事情,譬如纨绔杜宇治的轻薄无礼、严昀做戏的宁死不从、“失手”重伤了对方、将“严昀”被囚-禁的情报传递给林恩、再通过林恩让华臻知道、在华臻到来的时候上演一出“苦情戏”……等等这些,一切都在严昀的精心策划之下,进行的顺理成章、天衣无缝。

在严昀精心编排的“苦情小白莲”的影响之下,所有华臻周围的人都对严昀产生了一丝同情。

严昀巧妙的借着这些他自己都完全没有预料到的“怜惜?”“同情?”,越发熟练的一边挂着满脸冷静和理所当然,一边死皮赖脸的招数层出不穷。几乎是到了,华臻刚一松口说出“暂时收留他”的意思,那边严昀就像是甩都甩不掉的牛皮糖一样,更加变本加厉的黏了上来,让第一次见到他的宋倾都啧啧称奇:竟然能有人对华臻如此上心,用“打蛇上棍”来形容也不为过,这青年也是病的不轻了。

新奇的是,华臻虽然没有特意强调确认过严昀的存在,却似乎默许了暂时庇护他这个会被人无止境追杀的“麻烦人物”。

于是乎,在一片或默许、或怜悯、或同情的反应中,严昀便心满意足的混在了华臻身边,甚至按照自己之前编出来的“医药世家”身世,成为了林恩手下的一个小小的医术学徒。

——当然,这只是八卦中心的那两个人自以为的情景。

在包括林恩在内的所有属下,以及虽然不明真相,但却眼睛雪亮的众多下人们眼里,严昀这次这种可以称得上是“二进宫”的样子,就只是简洁明了的两个活动的大字:【男宠】!什么医术学徒、救命恩人,当单身狗们不懂什么叫做“欲盖弥彰”么……

自从严昀非常干脆的拜了林恩为师,每天与药草为伍之后,远离红砂阁繁琐事务,难得的享受到了悠闲平和的日子;而与他截然不同的是,整个华府的人除了“男宠绯闻”中心的两个人之外,其他人全部都深深陷入了一种热血沸腾的八卦状态里。

就在这种诡异的气氛中,严昀来到了传说中的镜华城。

目 录
新书推荐: 我这糟心的重生 重生八十年代有空间 八十年代之娇花 我在昆仑闭关三百年 全知全能者 皓月当空 饲蛟 卑微备胎人设翻车后(快穿) 病态宠爱:魔鬼的禁锢 朱砂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