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穿书之攻略病娇炮灰 > 第29章

第29章(1 / 1)

目 录
好书推荐: 爱上董事长[重生] 折鬼师 死亡阴魂 带着空间闯美国 这个学霸有点萌 修爱 怦然心动:总裁的独家宠爱 我的女神老婆 锦绣前程 婚牵梦扰

——【让我舔你,好吗?】

华臻才刚刚想起这句话,就撞进了严昀那深邃如浩翰星河的双瞳之中。他的目光是那么的专注而又虔诚,但是煽情蛊惑的舔舐却依旧绵延不绝,燎烧着他身体的每一寸热度。

鲜红的舌尖濡湿他手指上每一寸肌肤,每一分、每一秒,竟然都像是踩在鼓点上的舞蹈一样跃动翩跹,让人无法转移视线。

此时的严昀,正穿着大开着豪放领口的里衣。他一派自然地躺在华臻身上,身体斜压下来,眼角眉梢都透着清冷淡雅的味道。华臻看着他的脸,心里有些微妙的麻痒:这人明明是充满禁欲感的容貌,却偏偏每次都在肆意做着相反的事情。

然而当他意识到这点的时候,他自己的手已经开始微微颤抖了起来,并且不由自主地……几乎盖在了严昀那张清秀可人的脸庞上面。

严昀仍继续一路顺流而下。当他的舌尖抵上华臻手掌心的时候,骨节分明的宽大手形和他苍白漂亮的面容立即形成了鲜明的对比。那样惊心动魄的反差美感,映在华臻眼中是说不出的震撼,让他情不自禁的开始颤抖。

虽然不会直白讲出来,然而华臻却无法否认,只要看着严昀的一举一动,他就几乎能感到手指仿佛被通了电,每一个动作都好像被束缚住的傀儡,被蛊惑了似的由不得自己掌控。他强烈的感受到自己的身体正在被一股陌生的本能撺掇着、诱哄着、玩弄着,逐渐地……呼吸频率开始背叛内心理智,甚至现在……连细微的表情变化也竞相出卖着自己。

看着华臻那从未有过的撩-人表情,严昀哞色一深。他故意像猫咪一样扬起下巴,直勾勾的盯着华臻不够,还舔了一口对方那满是柔软的掌心,流连的舌尖在手掌心绕着恋恋不舍的圈旋。

直到看到对方已经脸颊发红,严昀才轻轻放开了他。

过了好久,华臻才缓过劲儿来。他攥紧了无力的手指,内心烦闷不已。连亲吻的时候明明都没有这样,竟然会被视觉上的冲击迷惑了——那张在手掌之下直勾勾盯着自己的脸庞,就好像带有魔性一般,毫无保留地烙在了他的心里,久久挥之不去。

——停!

华臻捏着手指,几乎找不回来自己的声音:“不就是个蜜饯果子么……”想到这里,他又皱眉问道:“你方才说是来找我帮忙的。哦……那么……难道说这是提前的‘讨好’么?”

说着他看了看自己的手掌心——之前那被抵住的触感……不得不承认,那确实是很不错的“讨好”。

严昀为他的不解风情在心里翻了个白眼,表情却是一副凄凉哀怨状:“不要这样误会我。其实我只是……单纯想要这么做而已。”说着,他又脸上飞起两朵红云。然而撇开他那副娇羞小模样不看的话,任谁都会觉得后半句回答简直就是厚颜无耻!

可偏偏华臻似乎意外的吃这一套,只是点了点头,便不去看他,任由那不要脸不要皮的“小白兔”把玩着他的面具继续说下去。

“嗯……方才不是和你讲了在北湾镇的一些经历么。其实在碰到那个白胡子老头儿的时候,我便发现他有些奇怪了。但是当时只想着救人,没有多想。现在听到西崇派被屠教,只觉得这其中诡异得很。很有可能是我当时不得已暗-杀他们的举动,触发了暗处某些人的计划……”

他叹了口气,声音似乎有些无辜可怜的委屈:“既然被牵扯进来,那也没办法了啊。我想着一方面去调查西崇派这些事,一方面寻找君和真人的下落,不管哪个,大概都需要你的帮助吧?”

严昀一边说着,便又伸手够了几个果子,看到华臻虽然目光有些闪烁,却依然纵容地点了点头答应了自己。严昀似情-动般嘴角一勾,他抿起嘴唇衔着一粒最大的蜜饯果子,还不等华臻反应过来就欺身压了过去。粉白唇齿微张,而后舌头一推,就哺到了对方嘴里。

整套动作如行云流水般迅速流畅,简直像是预谋好了一般。因为几乎就是下一瞬,严昀已经心满意足的退后,勾起唇角歪头看着华臻了。

华臻动作僵硬的捂着嘴,却听到严昀又似撒娇的声音“吃下去嘛……”,不禁瞪了这个完全把自个儿当“男宠”的家伙一眼。

严昀就像是受了什么天大的打赏似的,笑的春意盎然。他捧着自己欢快无比的小心肝又继续说道:“我当时就想着啊,那伙西崇派的人分明是些不好相与的,但那么凶神恶煞的人,他们的言语之中,却不像是为了要杀君和真人——反而像是,非要生擒了他,在计划些什么的样子!”

说到这里,华臻也被勾起了兴趣,一边嚼着那甜倒牙齿的蜜饯果子,一边发出模糊的声音:“……哼,西崇派只不过表面上道貌岸然,不仅是西崇派,甚至包括风家在内的那些世家,实际上不过是群伪君子罢了。别有用心也是意料之内,他们怎么可能会做辣肿散凉的寺……”

严昀噗嗤一笑:“辣肿散凉的寺?”

从他的眼睛里看到了“恶意调戏”几个字,华臻恼怒地将嘴里的东西咽了下去,咳了一下才开口纠正:“——那种善良的事!”

心里想着“他又是这么犯规的可爱”,严昀觉得今天自己心情格外的好,连那突然冒出来让他头疼不已的西崇派都不那么面目可憎了。

可是没多久,严昀的心情就被完全颠覆了。

他正连连笑着附和道:“哦……原来世家也会有那样的黑暗啊。”虽然已经被林恩和宋倾旁敲侧击的泄露过一些华臻的“过往”了,严昀却故意像是不知道华臻与风家的过往一般,不想自己主动去提起来。

不过他回避不去说,不代表华臻不会提到——还是以这、种、方、式、提起来。

只见华臻点点头,似乎回想着什么,好一会儿才开口说道:“说起来,方才我和风家三公子才聊过,我听璟然他讲了许多我不在的这些年,家里的一些事情。”他顿了一下,眼神有些复杂的看了看已经愣住的严昀,以为他被自己“家里”冲击到了,犹豫片刻还是坦白道:“虽然江湖中人知情者不多,但我想你在镜华城中,也许迟早会知道——其实我以前曾是风家的养子,同辈中排行第七。若你早出生几年,或许也会听过‘臻七爷’之类的往事、还有我年少时的些许荒唐事吧……不过,早在十年前我就已经和风家恩断义绝了。”

此时严昀可以说是完全神游出窍了,他确实收到了惊吓和冲击,不过不是因为这个早八百年就知道的“身世秘-辛”,而是——

【璟然】是什么鬼!?Σ(っ°Д°;)っ

华臻见严昀沉默不语,便又娓娓解释道:“这些年来,我一直关注着璟然他们的事情。他们三个兄弟,小时候只有璟然和我最亲。没有能够看着他们几个长大,就这么一晃十年过去了,璟然竟也是江湖上闯出名声的少侠,……我,始终还是有些遗憾的。”

【璟然】三连击!在系统这样在脑海里敲锣打鼓的幸灾乐祸时,严昀的内心已经几乎完全崩溃……他现在的心情就像是一只被万箭穿心的倒霉野鸭,刚刚美滋滋地展翅高飞,就在最高点凄惨中箭,“嗖”的一下直线坠落——

结局不外乎是“啪叽”一声,摔成了肉泥,就像他自己的好心情一样灰飞烟灭。

严昀一点笑容也扯不出来:“哦,刚才风三公子在这里么。宋倾原来没骗我啊……”

一想到华臻方才亲口承认了他暗中关注风璟然十年,严昀就觉得心里一阵酸苦难言。

华臻想起方才宋倾的模样,摇了摇头:“宋倾若是不那么多事就好了。”

严昀只是不去看华臻,脸色不太好的轻声嘟哝:“我看多事又多余的人是我才对……我消失了你就不心烦了。”正好继续你对那个小兔崽子的暗恋……可恶……

但以华臻的耳力,如此近的距离听清楚不是什么难事,他挑眉道:“在北湾镇,你当时若是一招棋错,被西崇派灭口的话,现在确实就不会在这儿那么多事又麻烦了……”

华臻看着严昀突然冷淡下来不言不语的脸,回想起了两人初见时相似的场景,忽然觉得有些恍如隔世。

这不过寥寥几个月,心里一直觉得麻烦的家伙,竟然从自己在草丛捡到他时,一路黏到了镜华城。就算是中途离开的那两个月,这人也隔三差五的用信鸽骚扰自己,今天寄朵花过几天又送棵草,然而除了被杜家关在“鸟笼”里以后他发的求救书信之外,正经的飞鸽传书并没有几封,基本全是他东拉西扯的玩意儿。

想到这里,华臻伸手抬起了严昀的下巴,在对方有些震惊的目光中抿抿嘴唇,慢悠悠说道:“这么一想的话,西崇派被屠教……似乎也是很好的一件事,你不用被那群苍蝇追来追去,我也不用心烦那群苍蝇会不会来镜华城闹心。”

他的语气就像是在说多吃水果是好事一般轻松,完全不像是在谈论“屠教”这种应该严肃以待的事情。

看到严昀依旧只是点头不言语,华臻言语中除了轻松,甚至还有了一丝嗜血的戾气:“过去,这些苍蝇我杀过无数。但似乎把你捡回来以后,除了灭苍蝇,我又发现你好像更加有趣一些。但是,也许我哪天突然就会像捏死一只苍蝇一样杀了你……嗯?‘小白兔’?‘金丝雀’?你害怕么?”

“大老虎”骨节分明的手指圈起“小白兔”严昀的下巴,华臻刚饶有兴致地想要摸摸那手感极佳的白皙皮肤,就看见“小白兔”眼眶突然一红,瞬间就一爪子握紧了自己的手。他顿时心里有个奇怪的预感——

果不其然,严昀握着他的手,刻意用拇指轻轻顶着华臻的手腕内侧,让他下意识地微微抬腕伸直了手指。严昀微垂着眼睫,头斜侧着一颔首,两片淡如初春桃花似的柔软唇瓣就触碰上了他的指尖——那微妙的感觉,就好像旅途中的蜻蜓,飞过池塘时不小心在小荷尖尖角上轻轻一点稍作歇息。

严昀心中仍然是吃醋的,他被那股子没头没脑的醋意烧的五脏六腑正难过着呢,但是他看到华臻这副浑身长刺要把自己吓跑的模样,一瞬间又突然没了脾气。唉,他喜欢风璟然,这不是早就知道的事情么,有什么好矫情的?

想通了之后,他便连起码的脸皮厚度都懒得装下去了:“嗯~怕的,简直怕死了……不过我要是死了,后背上的东西就没了,不知道你会不会难过。”语气里半是撒娇半是遗憾,唯独缺了最应该有的“恐惧”。

华臻猛地缩回了手指,脸上又隐隐有些透红。他将严昀的里衣又挑开了一点,看着他此时空无一物只贴着一块膏药的苍白后背,目光中若有所思:“你倒是会推脱,三言两语正经事都能被你扯歪了……如此想来,在那些西崇派的人面前,也是使了计谋才骗过他们的吧。”

思索了片刻,华臻看了看严昀,又似叹息一般继续说道:“不过你可知道,当时他们若是从蛛丝马迹发现你的谎言,那之后你的下场?——恐怕,会连我都无法帮你找回全尸。”

论手段的心狠手辣,也许严昀不清楚,但是华臻却知道自己和西崇派那些人相比,绝对称得上是“仁慈”的。

“我当时并不知道这些啊,现在想想,也许我的运气真的不错吧。”严昀无奈地笑了笑,确实,他那时候还没有见到母亲遥久,还不是拥有情报网的红砂阁少主,就算有个系统也其实很大程度上是在以身试险。

“你的运气?呵……!”华臻就好像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方才还遗留的一丝红晕顷刻就不见了踪影。他伸手就毫不留情的准确按上了严昀后背中央,如愿听到了一声吃痛的哀嚎。

“臻,好痛……”

华臻眼皮抽筋似的一跳——好吧,“臻”好歹还是比“臻臻”这种恶心的称呼要好一点。

然而他的心理自我安慰其实并没有什么卵用。

——“七叔,久等了!我刚才去了地牢见过人了,这件事其实吧……”

严昀那声可谓是千娇百媚的呻-吟刚刚说出口,伤口的膏药还被华臻无情的用力按着,嘶——竟然还用上了内力?!谁料这时,之前被宋倾“贴心而狗腿”关好的书房门被人“啪”的一下推了开来。

当书房里原本“含情脉脉”对视的两人看向门口的时候,只不过离开了书房半个时辰的风璟然此时已然石化,他僵硬的定在门口变成了一尊栩栩如生的“推门雕像”。

那是一幅什么样的画面啊——!

英挺俊美到有些耀眼的男人正斜坐在案几后面,他脸上的表情柔和到像是自己的七叔吃错了药,甚至——对,自己没有看错——七叔他的嘴唇都有些肿。不过这些都没有他怀里搂着的那个青年让人惊讶。那个青年长发如瀑,只松散地懒懒绑在脑后,正如他此时懒懒趴在男人身上的姿态一般惬意悠然,明明只是清秀的面容,却透着一股禁-欲又惑人的矛盾魅力。青年看上去脸色有些痛苦的苍白,不禁让风璟然半是胡思乱想的猜测,半是没来由的怜惜……诶~原来“七婶”是个病美人啊。

不过!

额啊啊啊啊啊……现在七叔七婶你们这搂搂抱抱又衣衫半解,甚至“七婶”就只剩下领口大开的里衣了啊!都快要能看到后背了啊!

原-小说主角、现-电灯泡主角风璟然再次痛苦抱头:我才刚刚接受“七婶”是个男人这件事,震惊了一晚上,头疼到江湖纷争都快要忘了,你们今天就给我看这个!!!可不可以慢一点……?

华臻心情有些微妙的开口:“璟然……”

风璟然抬起了头,一脸壮士割腕没割断的痛苦表情:“七叔……”顿了顿又,“七婶……”

严昀挑眉看着华臻,又看看风璟然,突然觉得这个原著主角好像没有想象中那么讨厌。

而华臻听到第二个称呼时,却第一次明白了“糟心”的感觉。他刚张口想说些什么,就见那个没脸没皮赖在自己身上的男人抢先“欸~”了一声之后笑着开口:“别这么叫了,怪不伦不类的。在下敝姓严,单名一个昀。”

风璟然立刻从善如流的狂点狗头:“好的,严大哥!”

…………

在和风璟然“友好交流”过了之后,严昀便被华臻赶了回去。

此时,他在自己屋子里看着风尘仆仆到来的积香堂堂主,笑容微妙的扬了扬手中那张情报。

“让我看看,你这回写了些什么?哦……‘屠教不是华臻做的?’诶——我本来还能想象着他是不是知道我被欺负了,然后一怒之下,狂症发作跑到人家老巢去为我报仇了呢~”

任北望恭敬的站在下位,抿紧了嘴唇:“属下相信没有人,能够真的欺负到少主。”这几个月,他已经见过太多被少主不动声色暗-算反水的家伙了,因此他从不怀疑,烟云少主的厉害之处。

“啧——只是想想罢了,不、过、啊……这种程度的事还用得着你来汇报成情报?我身在镜华城,华臻做了什么,我大抵心里都有数。以后你啊,少为了这些有的没的去费力。风家那件事才是,查的如何了?”

任北望皱了皱眉,虽然对华臻的事情仍有诸多念头想要劝告,最终他还是什么都没提,只是附耳过来轻言轻语了几句,令严昀了然的点了点头。

严昀嘴角微妙地扬起,又看看情报:“不过,既然不是华臻做的,那么我倒是开始好奇是谁……”他的笑容不断放大成一个优美无比的弧度——“谁竟然能抢在我之前做了这件本来策划很久的‘屠教’呢?”

任北望低着头不敢和他视线相接,小声道:“也许是从之前那几个得了风声……”

方才还坐在华臻书房红着眼眶楚楚可怜的人,此时笑得肩膀都抖了起来,但这只让任北望后背绷得更紧。紧接着,严昀慢慢抬起头,他眼角红色的纹路开始吞噬那一丝纯良淡雅的气质,将它作为养料不断地发酵、代谢、变质,累积成了那丝丝缕缕浮在皮肤上的魅惑。

那双映着红色的眼睛此时正在盯着任北望,一眼就让他大气也不敢出一声。仿佛自己已经惊醒了一只沉睡中的捕猎者,而此时它已经盘起了身体,正露出锋利獠牙。

“那几个不中用的世家,甚至现在还没有人发现端倪。就算旁人发现了,只要你的积香堂和纷花堂的人按我说的行动——哪有人知道是我做的?”

西崇派,也在那之列,自己动手也只不过是早晚的问题,却没有想到竟然被人捷足先登了。严昀浅笑着眯起眼睛:真是可惜了一场大戏啊。

目 录
新书推荐: 我这糟心的重生 重生八十年代有空间 八十年代之娇花 我在昆仑闭关三百年 全知全能者 皓月当空 饲蛟 卑微备胎人设翻车后(快穿) 病态宠爱:魔鬼的禁锢 朱砂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