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穿书之攻略病娇炮灰 > 第24章

第24章(1 / 1)

目 录
好书推荐: 爱上董事长[重生] 折鬼师 死亡阴魂 带着空间闯美国 这个学霸有点萌 修爱 怦然心动:总裁的独家宠爱 我的女神老婆 锦绣前程 婚牵梦扰

“嘶……”刚想要起身,却没想到拉扯到了自己手臂的伤口,华臻只得小心翼翼的靠在冰室的墙上。

正在心中想着这点小伤不足挂齿,华臻便发现摔在自己身边跟死了一般一动也不动的人突然移了一下。

黑暗中华臻虽不至于目不能视,但此时他们不知处于多深的地底,夜明珠坏了之后便一点光线也没有。竟然以华臻的目力也只能看到与周遭几乎没有任何区别的黑乎乎一团,哪里是鼻子哪里是嘴都看不清。

他刚刚闭上眼睛打算自己简单包扎一下伤口,却感到严昀又动了一下,虽然他很奇怪自己无法听见严昀的呼吸,但是很快的,他的注意力便被对方的动作吸引了过去,全然将“一个确实已经武功全失的人是如何屏住气息”的疑问抛到了脑后。

严昀似乎轻轻支起了身体,发出了衣服磨蹭的声音,却没有开口说话。

突然,华臻感到一只微凉的手指轻轻搭上了自己的手背。

好像一只觅食的猎豹一般,那轻轻触碰的指尖没有一丝犹豫,便在自己手背上开始逡巡起来。下一刻,对方指尖上移,手腕轻垂,一片暖玉似的触感贴上了自己的小臂。似乎喜欢恶作剧的乐趣一般,他的手向上探的时候,不时故意用虎口轻轻磨蹭华臻的手腕内侧,让华臻不禁僵硬住了身体。

黑暗中,触觉和听觉也会放大很多倍。这一点,华臻当然是知道的——但是,竟然会有这么让人敏感到脸红的程度吗?

华臻刚冒出这个念头,茫然之间竟然有点心不在焉的愣神。

但是就在他走神的时候,严昀却翻身覆了上来,将华臻就势抵在了墙角。华臻一睁眼就被眼前黑乎乎的身影猛地被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就抬起手要去挡隔他:“你……!”

岂料他刚抬起胳膊,那只一直贴在手腕上的手掌突然猛地握了上来,将他已经不断滴血的伤口亮了出来,顺着血液滴滴答答的声音,严昀身形一低——

“嗯……?继续说啊。”

鼻音轻轻的,有些漫不经心地,似乎被什么更加诱人的东西吸引了一般。那个“说”字刚一吐出来,华臻便感到那人嘴唇拢成了一个包围圈,印在了小臂内侧。然后不动声色地就将一滴从肘部滑落的血拦截,舌尖轻卷,便将血珠舔舐了进去。

华臻只觉得身体好像被打开了什么奇怪的穴位一般,好像有机括开关操纵着,浑身上下都进入了一种非常不正常的状态,敏感的吓人。

“啊……你……别这样。”

仿佛被华臻的反应鼓励到了一般,严昀全然不理华臻有些发抖的声音,并没有就此停下来,反而有着变本加厉、风雨欲来的危险气息。

他的声音,就好像来自恶魔的诱惑,瞬间让华臻全身僵硬:“让我……舔你。”不是要玩自己么?只要是华臻,不管是s-y他都无所谓,不过这报酬嘛……严昀嘴角微扬,他要先收取一些。

血腥味沿着血液流淌的轨迹扩散而至,严昀压在华臻身上,脑袋就轻轻地靠在他胸膛上,他将华臻的手臂抬起,侧过头伸出舌尖,从里到外,一丝不漏的将血迹全部用自己的嘴唇逐个抹消。

末了,还拉过对方已经僵住的手,嘴唇在无名指处轻轻碰了一下。今天,就先到这里好了,恐怕一下子太超过地做些什么举动,华臻可不一定能够像自己这样接受能力良好。

再者说,自己体内的诅咒之血,似乎已经被这“心上人的血”唤醒了呢。

是的,如果这时候华臻能够看到严昀的话,恐怕会被深深震撼到——

严昀眼角的红色纹路此时正在皮肤之下轻轻游走,那红艳到快要溢出来的程度,绝不是之前遥久所见过的任何一次可以比拟的。

如果硬要形容的话,那个纹身似乎马上就能燃烧起来了一般,危险到让人嗓子发紧。就算是一向浑身戾气的华臻,看到这个纹路,恐怕也不会再认为严昀是个柔弱无力的普通男子。或者说,两人现在这幅一妖魅一僵硬的模样,绝对不会有人觉得华臻才是那个“传说中杀念重重的魔头”。

等到严昀终于“心满意足”地将华臻的断臂简单包扎起来之后,华臻的血了早就已经止住了。

直到这时,他才发现自己无意中竟然对严昀说了比平时多了很多的话……这是为什么呢?明明这之前感受到了自己对于他有些超过的关心,心里时不时闪现的忽上忽下的情绪让自己整个人都有些不像往日的自己。正是因此,还让他做出了“躲人”这种像自己风格的事情。恐怕如果不是今天被严昀在这个“秘密的地方”堵住了,华臻会继续这样躲下去。

而真正让华臻感到恐惧自己的心情,甚至躲着严昀的,则是那天的事情。

在宋倾发现“潜入者”的时候,自己本来可以袖手旁观的。毕竟就凭着宋倾和自己那些精英属下的本事,不过是一小群探子而已,根本不足为惧。

而在发现这群“潜入者”武功不俗的时候,自己也只是在一旁静静看着,只不过多看了那个隐约像是个队伍里重要角色的人两眼:“咦,那人……居然武功还不错嘛。”

本来都有些看的腻了,在正要转身撤离回去的时候,却听到有人喊了声“付香城受死吧!”

哦……原来还有内讧的忧虑么这群人?这样的话,就算宋倾等人不来抓他们,他们也没有什么好处可以捞到呢……

虽然华臻是众所周知的冷情冷性,又暴戾恣睢。但是镜华城内无人不知,华臻对待属下和教众一心一意,虽然态度冷漠,但却从未有偏差的待遇。更加难得的是,华臻实际上对于几个属下有着很高的信任,那些人当初不问因果便能跟着刚在江湖上混出一点名声,还是褒不及贬的“名声”,他自然待他们极好。

华臻不爱多说话,但他比谁都明白——自己是个怎样的人,镜华城是座怎样的城。

一群内部互相不信任的人,还想要探听到镜华城的情报?

打探镜华城,红砂阁的人还差不多能够有那个能耐,至于杂鱼们?华臻不屑的看了那个被同伴突然背叛的“武功还不错”,心中暗忖:就算是高手,也难免被人的冷箭惦记上啊……

华臻不禁想到,自己这几个月突然感到以往纷拥而至的仇恨值少了很多。更准确的讲,应该说是每天来找茬的那些事情几乎都要灭绝了。华臻都有些不记得自己上一次随手杀人是什么时候了,甚至于,他连风璟然身边制造麻烦的苍蝇都很少看到。

风璟然还是那副情报中一贯描写的模样,华臻却好像有一阵子没有想起这个一向让自己情绪倒腾的“小侄子”了。

到底是为什么呢……?

正在想着,华臻余光突然扫到那个高手被人偷袭了后背,虽然并没有遭到致命一击,但是他的后领口衣服却被偷袭者划破了一道大口子。华臻面具后的眼睛猛地睁大:那个是!?

“付香城……你别得意!你很快就会身败名裂!”那个偷袭者凄厉的喊出这句之后,便被那名为付香城的男人抹了脖子,男人身影矫健,沉稳的脸上带着不符合他年纪的狠辣。

但是华臻的目光却随着他的身影落到了他裸露出来的背上——

那里,有个眼熟的纹身。

温泉里见过一回,那人白玉般的背脊上妖娆黑发披散,如同注入人心口的诱惑黑雾;

船上也看到一眼,那人后颈松开的衣领下,掩埋的是艳丽入骨的纹路,如同情人在耳边低低的轻喃,让人沉浸痴迷。

但是现在华臻看到这个和严昀身上极其相似的纹身,却只有不知为何腾起的怒气!

在他意识跟上之前,便飘下了战局,手起刀落,鲜血溅射开来,映着他的眼眸中一片暗沉。他也不明白,看着那个“付香城”不甘心的倒在自己面前的时候,看着自己染满血液的鲜红双手,竟然会对“这下,只有那个男人能有那个纹身”这个念头,无比的心满意足。

但是,那个男人,他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还阻止了自己的杀戮?

当自己身上如同入魔一般罪孽深重的煞气被严昀眼中的宁静所安抚的时候,华臻迷茫的想着,这个人……是来找自己的?

而在自己警告过严昀之后,其实并没有离开向镜湖。当华臻一旁听到宋倾对严昀说的一番话之后,他的淡然表情,更加令华臻目光沉了下去:自己那越发忽上忽下的诡异心情越发的明显,甚至连以往原本对风璟然的那些念想,不知为何都混入了一道柔弱淡雅的身影。

当华臻不由自主的在自己的“收藏室”里,做出了一个“四不像”的金色床榻时,他的脸其实都要黑了——该死,自己怎么会满脑子都在想那天把那家伙从金色鸟笼中救出来的模样。连原本要做成的冰棺材都没有做成,反而依样画葫芦的搞了个“牢笼之床”出来。

从那天开始,华臻便故意不让林恩带着严昀来为自己针灸,其他时候也刻意躲着严昀。但是每当他看到那处自己精心制作的“牢笼之床”的时候,心情又会变成自己痛恨的样子。即便如此,却无论如何都没有办法下手去毁了自己的作品。

最后,便只是在外层嵌合了一层厚冰,还设计了几个小机关,让“床”可以勉强当个“冰棺材”……

不过当华臻在冰溶洞中看到严昀时,他有些明白了自己的心情……如此毫无顾忌、甚至于连自己这样一面都全盘接受的人,他,恐怕是无法放手了。

就算是拿他当个试验品……对,只不过是个用来测试“玩具”的试验品罢了,自己不过就是不想对其他人做那些不符情理的事情,嗯,风璟然,他也……舍不得。华臻一遍遍的告诉自己,不过是用来代替风璟然测试的“试验品”罢了。

他此时已经和严昀摸黑又走回了之前下来密室的死胡同,终于离开了那个完全黑暗,让人脸红心跳的尴尬环境,便把心中默念的话说了出来。

严昀眉毛一挑,脸上是有些灰白的受伤,安静温和的“嗯”了一声,只是那微微垂下的眼睫却敛去了眼中的一抹戏谑笑意:哦?试、验、品?

那么也无妨,只不过你不会再有正品了。

你的那些“爱好”,你的奇怪“玩具”,以及你,都是我一个人的,城主大人。

目 录
新书推荐: 我这糟心的重生 重生八十年代有空间 八十年代之娇花 我在昆仑闭关三百年 全知全能者 皓月当空 饲蛟 卑微备胎人设翻车后(快穿) 病态宠爱:魔鬼的禁锢 朱砂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