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穿书之攻略病娇炮灰 > 第28章

第28章(1 / 1)

目 录
好书推荐: 爱上董事长[重生] 折鬼师 死亡阴魂 带着空间闯美国 这个学霸有点萌 修爱 怦然心动:总裁的独家宠爱 我的女神老婆 锦绣前程 婚牵梦扰

【西崇派……多么熟悉的名字啊?是吧,宿主?^_^】

严昀听着脑海中系统在不炸毛时特有的悠闲声音,只是默默回复了一个同样的^_^表情符号,别有深意地笑而不语。

宋倾自然不知道严昀曾经和顾飞翎在北湾镇遭遇的事情,也不知道严昀和系统之前意味深长的互动。他只当严昀是对江湖轶闻感兴趣,三言两语便介绍起了西崇派的概况。

“要说这江湖中的诸多门派中,西崇派虽然绝对不可能名列前茅,但是它却是一个公认的信徒增长人数和速度最快的门派。”

宋倾衣摆一撩,翩然入座,见严昀清秀的脸上亮起一双“好学”模样的眼睛,他便笑着开始了“百晓生”式的杂谈。只不过半个时辰的功夫,宋倾便将这西崇派的前情后事一一道来。

于是这些看在十九眼里便成了:那个传说中的真-情报部门头子、现-红砂阁少主,此时正乖巧如趴在床边的小动物,单手支起下巴捧着脸,一副求知若渴的虔诚姿态,听着那堆根本就在他心里滚瓜烂熟的信息——这一幕让推门而入的十九不禁惊呆了,即使是多年以后,不再是小厮的十九再度回想起当时那个场面时,也是记忆深刻得咋舌。

“听你说这西崇派委实厉害,内有教主的威望鼓舞人心,外有江湖上颇有名声的善缘。那又为何会被……屠教了呢?”严昀翻了个身子,毫不在意的仰头靠在一旁,向宋倾道出了自己的疑惑。

宋倾摇头道:“你这个问题确实把我难住了。其实古怪倒是大概两三个月之前就有了,那个时候西崇派的人在暗中每隔一段时间似乎就有些异动。但是突然惨遭灭门的原因仍然扑朔迷离。”

两三个月前……?严昀目光一沉,那不就是他在北湾镇遇到顾飞翎,然后和这位君和真人一起“大发神威”的时候么?!

说起来,那个时候,还多亏了华臻送给他的飞樱针呢。

等等,飞樱针……顾飞翎……还有西崇派……

严昀想到这里,也不知道是联想起了什么,一个激灵便翻身而起。他也不管自己背后的膏药贴布下面伤口又开始渗血,原本就很白皙、现在更是一片惨白的脸蛋瞬间就放大贴到了宋倾面前——

“快点带我去见华臻,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问他!”

然而严昀都已经走到门口了,宋倾才一把拽住了他,声音有些唯恐天下不乱:“你确定要现在去找主上?现在风家少爷在和主上说话,在这关头过去,恐怕……会恨尴尬的。”

严昀僵硬地转过头来,那一瞬间他脸上受伤的表情让宋倾心脏差点停摆了片刻。却见他咬着牙才凑出来了一句:“你、怎、么、不、早、说!”

一旁的十九感受到严昀扫过来的视线,倒是先缩了缩脖子:“主子……我正是想和您说这件事的。而且,城主大人捎了信儿。说是啊……”十九顿了顿,眼睛快速地瞟了一眼自家主子,快速说出大快人心的话:“说是,让您‘把乱七八糟的衣服给扔了,他不扔的话我就一件件帮他烧掉’。不仅如此,还让人把您本来已经送走的白袍子又送了回来。您看这……”

严昀意外的扬了扬眉,看向十九拿着的那些纯白的旧衣裳。

他当然还记得华臻在冰室中对那件花哨的蓝衣毫无兴趣的模样,玩蜡♂的时候一把就撕坏了不说,末了还当着自己的面把蜡烛一丢“焚衣灭迹”。可谓是丝毫不掩饰自己对于那些“不正经”衣服的厌恶,也完美地印证了之前那句“你还是最好穿着白衣服”。

这里面的理由让严昀直觉地抵触,有些不想去深究。

严昀犹豫了片刻,还是丢开了那件自己挑选的花里胡哨的衣服,拿过十九手里自己平常穿的白色长袍,就披了上去。临走之前细不可闻的声音飘到十九耳边——

“你自己反省去吧!”身为红砂阁专司潜伏的积香堂高手,竟然连情报都比别人传达的慢了半拍,天理何在!?

然而当严昀一脸“抓奸要抓双”的模样摸到华臻书房门口的时候,却并没有看见风璟然的踪影。

华臻正在专心地阅读者手里的书籍,听到严昀在门口的那几声动静他头也没抬一下,就好像是五感全失了一般。

严昀一发现情形和自己想的不同,心里暗道一句“糟糕”,便想着往外走。却见方才一直装聋作哑跟着自己的宋倾突然绊了一跤,手一伸就把自己推了进了书房里面。

严昀:“…………”

宋倾:“…………”

宋倾你敢再猪队友一点吗!?严昀看着宋倾脸上那副“自求多福”的一本正经表情,自己脸上差点绷不住,本来就因为失血而一片苍白的小脸愈发的模样凄惨。

“宋倾,无事便退下吧。”华臻双眼抬也没抬,继续又翻了一页,继续道:“昀,你留下来,我有事和你讲。”

一瞬间,宋倾脸上露出了震惊的表情,捏着扇骨的手猛地攥紧,终于还是将那张画着美人的扇面撕碎成了两半。

他浑浑噩噩地帮那两个人把门关上的时候,还是忍不住抖了一下浑身上下的鸡皮疙瘩:城主刚才说了什么?自己一定是耳朵突然出故障了一定就是这样……

不!然!昀昀昀昀昀昀昀昀昀昀昀昀昀昀昀昀昀昀昀昀昀是什么鬼??!

此时,那个被很自然称为“昀”的男人,正在把那件披着的白色长袍脱了下来。他只穿着一件雪白里衣,似乎完全不觉得华臻的称呼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地方:“我想要知道,你为什么把我的其他衣服给烧了?”

华臻又翻了一页书,对于眼前的“小白兔脱衣送上门”的场景没有一丝反应:“我说过,你还是穿着白衣服最……”好看……

话还没说完,华臻就感觉自己的下巴被抬起,眼前一团白花花的身影压了过来。连带着自己未说完的话也被尽数打断了。

柔软却冰凉的唇瓣辗转撵了上来,华臻恍然间竟觉得他们之间好似有浓稠的蜜糖粘黏着,若非如此,又怎会在相触的那一刻起,唇畔便尽是甜得化不开的味道呢?

在唇齿相依中,舌尖惊心动魄地缠绕,极尽温柔悱恻。华臻正微闭着眼睛,却敏感地察觉到那人指尖轻轻碰触到了自己的手掌。微凉的手指尖暧昧的在指根的缝隙轻轻磨蹭,沿着手指线条不紧不慢地滑动,嵌合着十指交叉——然后便屈起手指握住了他的手。

华臻身上的温度顺着严昀的指尖传递了过来,明明胸口一阵阵又冷又疼,严昀却觉得自己的心脏都要被这个浑身带刺的男人给熨帖得柔软热乎了。

他情不自禁地又轻轻啄了一口。

“你来找我就是为了这事?”华臻这才放下了手里的书,似乎书的魅力要比眼前的男人要大很多,他推开严昀后仍然是一副恋恋不舍的模样才勉强把书合了起来。

严昀也完全没有一点“丢脸”的自觉,眼睛中仿佛酝酿着一层迷离的雾气,轻咬着下唇声音中有些委屈:“我是来求你帮忙的……”然后,只见他目光如水般柔情的闪动,就像是要将旁人的心神也随着视线吞噬一般,轻轻开口:“如果是臻臻的话,一定会有办法的!”

臻臻臻臻臻臻臻臻臻臻臻臻臻臻臻臻臻臻臻臻臻臻臻臻……

华臻突然想起十多年前义兄天天挂在嘴上的一句“因果循环,报应不爽”,如今才第一次深刻的体会到了这句话的意义。原来单念名字还不是什么了不得的称呼,其实叠词才是……真的催命魔障……

“啪”地将书摔在案几上,华臻顿了片刻怒道:“……再说一句就把你舌头给割了下酒吃!”

但是刚说完这一句,华臻就后悔了,他似乎忘记了两人方才刚做过什么……

果不其然,严昀就像是听到了什么动人心弦的情话一般,将脑袋埋在华臻肩窝里发出一阵闷笑,语气里的温婉能调在水里直接当糖汁喝:“还没亲够么?好吧,依你的,都依你的,只是这舌头,割下了,可就是死物了,哪有会动的惹人喜欢?你说是不是?”

系统简直想要给这个s级宿主颁发一个“感动穿书界”大奖,瞧瞧,多么棒的一句话啊,简直就是劝导病娇、冰恋、崩坏患者们从良的优秀案例。

不过它哪里知道,在严昀眼中,华臻那些行为不仅完全没有一点病娇的变-态恐怖感,反而让他心中对华臻的好感日积月累地叠加,甚至每天都感觉自己在“石更”的甜蜜折磨之中沉沦,只觉得他怎么会喜欢上如此可爱又不坦诚的一个人,既兴奋又十分心疼。甚至于光是看着他,都觉得他哪里都是那么的好。

至于病娇?那是什么?严昀压根儿就没有放在心上。此时他正里衣大开,衣衫不整的微露着一边的肩膀,将炉火纯青的演技和角-色-扮-演又提升到了一个新的高度。

“别生气嘛……我来这里当然还有几件其他事。”严昀侧趴在案几边上,衣领毫不在意的大敞着,原本只算是清秀的眉眼衬着苍白的肤色,俨然是一副祸国殃民的姿态。

但是他说出来的却是让华臻目光一紧的话语。

“宋倾说西崇派之前小动作不断,甚至还和几大世家之间有了一些往来。”严昀看到华臻默认的视线,有些自嘲地微微一笑,反而低头把玩起了华臻的面具:“现在这情况,恐怕是我在北湾镇时候的一些遭遇引发的呢……你信不信?”

在这个重磅炸弹的惊讶之下,华臻已经麻木到懒得去管严昀是什么时候强硬地把自己面具摘下来的了,毕竟虽然这个人做什么都一副堪比小白兔的软弱温吞样,但就只有埋胸、抱腰、摘面具、凑嘴上来这四项技能的速度,足以让武林高人都自叹弗如——这些华臻早就已经知道并被迫接受了。

“看来不在华府别馆的日子里,你倒是经历颇多。”华臻朝严昀勾了勾手指,严昀便俯身靠了过来,两人近的就像是严昀明明快要倒在了华臻的怀里,却又处处压着华臻似的。

于是严昀就着这么一个古怪又暧昧的姿势,将他在北湾镇森林里的经历娓娓道来。撇去他与顾飞翎的身份以及关系不谈,将他如何遇险、白胡子老头如何狡诈、他与顾飞翎如何一唱一和将那些西崇派教徒暗-杀掉,事无巨细地告诉了华臻。

“所以说,其实还要多谢了你送我的飞樱针,派了大用场。”

华臻微微皱起眉头,有些不认同道:“那个是最凶险的一种暗器,是给你保命用的,怎么被你用在了这种无关紧要的地方。”还是为了救人……

严昀只是笑了笑,没有告诉华臻飞樱针已经被自己砸了红砂阁一大笔经费之后,成功的从“一次性”防身暗器改装成了可重复使用的填充式攻击型机关。他只是言语模糊道:“君和真人有难嘛……”

华臻眼睛微微眯起,似乎想到了什么,美丽的双眸中含着一丝狠厉的冰冷:“那个君和真人,你还是不要接触太多了。他身份成谜,为人又亦正亦邪,即使派人前去打探,都全部是无功而返。”

就好像……自己的义兄疯魔道士一般……只愿这个君和真人,不要变成义兄当年的下场。华臻合起眼睛,眼前又是日复一日的一篇猩红,他不禁握紧了严昀微凉的手掌,才又恢复平静睁开了眼睛。

严昀不知道华臻的心绪已经飘到了很远的地方,他只是撇了撇嘴,没点头也没摇头,拈起案几旁的果子,细细咀嚼——

你打谈不到顾飞翎的身份是必然的啊,都被我的属下拦下来了嘛。毕竟君和的资料在红砂阁里可是“准顶级机密”。

至于红砂阁里的“顶级机密”嘛,倒是也不少,不过严昀相信华臻又朝一日总会自己发现那其中关于他们二人的两份——红砂阁烟云少主的身份情报,以及被标注为“少主心上人”的镜华城主真实身份的情报。

“等一下……”

看到华臻也从碟子里拾起了一粒果子,严昀抬手便拦住了华臻的手腕。

“怎么?”

严昀静静抬起头,目光里似乎裹着令人心安的力量,几乎让人忘掉了他的身体是如何的脆弱而又不堪一击。

“这一碟我已经吃过了……”

看到华臻眉毛一挑的模样,严昀并没有将视线像往常那样垂下来,而是笔直地看进华臻的双眼,仿佛那一泓美丽的禁地才是他灵魂的向往之地。

“你是明明知道,还这样做的么?”

华臻第一次在两人离得如此近的时候和严昀对视,不禁觉得对方的眼睫有点过于长了,几乎快要触碰到心底的什么奇怪的开关,让他心烦意乱的胡乱道:“并不是……”

严昀敛下目光,盯着华臻手上那颗果子,声音让人猜不透他心中所想:“若你明知道我的心情,却这样做了,那我也没必要每次都向你求得许可了。”

华臻正在皱眉想着严昀曾经为什么事情向自己征求过许可,突然瞳孔紧缩——

一个轻盈的吻落在了华臻夹着果子的指尖。

华臻手指一抖,几乎要把这人推了开来。可就在这空当,严昀却斜瞟了华臻一眼,似乎在吸引着对方的视线一般,探出舌尖,在对方有些颤抖的指尖上打了一个转,轻轻一卷便将果子吃进了嘴里。

他的鼻息好像上等的羽毛扇,拂在华臻手指最敏感的部分。

“下次这样子,我也不会再报备了。”

——什么?

“手,暂时不要动。”

——等等,你……啊……

当严昀的舌尖像是舞姬的水袖一般勾连着滑过华臻的指缝,坏心眼地舔-弄起来时,华臻才想起来之前严昀征求过许可的那件事情。

【让我舔你,好吗?】

目 录
新书推荐: 我这糟心的重生 重生八十年代有空间 八十年代之娇花 我在昆仑闭关三百年 全知全能者 皓月当空 饲蛟 卑微备胎人设翻车后(快穿) 病态宠爱:魔鬼的禁锢 朱砂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