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穿书之攻略病娇炮灰 > 第39章

第39章(1 / 1)

目 录
好书推荐: 爱上董事长[重生] 折鬼师 死亡阴魂 带着空间闯美国 这个学霸有点萌 修爱 怦然心动:总裁的独家宠爱 我的女神老婆 锦绣前程 婚牵梦扰

少女靠在她的怀里,明明耳垂都变得透着血色的通红了,却还是不诚实地低着头,对阿娴的问话就是不回答,极其不耐烦地三言两语就搪塞了过去。

由于一直被她那个样子搂着,莲酒竟没有反应过来阿娴身上那缕缕的幽香就好像浑然天成的暧昧氛围,层层地裹住了自己。等当莲酒意识到的时候,她才发现自己脸上热得就好像喝了十余年陈的女儿红一般,那股子热气火辣辣地简直是从脚底烧到了头顶。

阿娴见她不想多说的样子,也并没有恼她,只是了然地抿抿嘴唇,声音仍然柔柔的:“既然你现在还不想说,那么也无妨。今天我们一起做莲花糕怎么样?酒儿你之前一直缠着我,说是馋嘴儿了……”

阿娴笑颜如花,看着莲酒别扭的侧脸,轻笑着刮了一下她脸颊,看到她凶巴巴瞪过来了一眼又脸红地马上把视线转移开来的模样,满意地笑道:“瞧这小脸板的,还以为酒儿不想理我了呢?酒儿不想讲,我可以跟你讲讲我的故事。我有个弟弟……啊,这个你好像听过了……嗯,酒儿想知道的,我都可以慢慢和你讲呢……”

小院里,莲花开得正盛,清冽的幽香伴着女人软软的声线,回荡在这初夏的傍晚,一片温馨。

严昀就没有这么好的际遇了。好不容易屋子里面那些个风格迥异、但无一不是在使出全身解数勾引他的小倌们被顾飞翎赶出去了,他们两人又花了好大力气才从这条街上“逃了出去”。被异常热情的几个少年差点在门口拽回去的严昀好不容易把后面的那些人都甩掉了,累得气喘吁吁地,简直就是惨到了一个不行。

他刚一能好好喘口气,就抬起头,神情凶恶地好像是被一下子按下了切换键:“这种,就是你所谓的‘证明给你看’是吗?”

顾飞翎还是那副唯恐天下不乱的模样,娃娃脸上是让遭受他荼毒的受害者们无比深恶痛绝的笑容:“不要生气嘛怀砂……你看,这里也没什么不好,免费的酒,随便吃的菜肴,还有那些个一心讨好你的美人陪着——虽然最后一个家伙有点烦人——不过总的来讲,还是挺好的不是么?啧啧……难怪我那个不正经的牛鼻子老道师父,一天到晚都在念叨着听曲儿的馆子是*窟~”

严昀看他一脸没个正经,一肚子的火就像是打在了棉花上似的:“……早晚有一天你会知道什么叫做,请神容易送神难!”又仔细琢磨了一遍顾飞翎的话,严昀猛地睁大了眼睛:“等等,你刚才说什么?你是说……你吃了那个馆子里面的菜还喝了酒?”

见顾飞翎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点了点头,严昀的眼神变得微妙了起来:“君和,你该不会……从来都没有去过这种地方吧……青楼、小倌馆……都没有?”不然,怎么会这么不长心眼儿?

“确实是……没有。”顾飞翎鼓起包子脸,浅棕色的眸子闪了闪。

严昀在心里天人交战了一会儿,还是果断选择了不告诉他一些浅显易懂的“常识”。然而严昀却不知道,他自己的这个决定将会造成多么……喜闻乐见的后果。

“看来你要找的镜华城主大概没有在这条街上吧~”顾飞翎晃着手指摇了摇头。见再在这个地方也没有什么用处,两人一个装作刚逛完街的模样去找等着自己的十九,另一个则从另一条路打算找家酒楼继续中午的胡吃海塞。

顾飞翎刚走过街角,就敏锐地感受到一道视线,伴随着那道视线的,是无法被忽视的煞气。他看向那个男人苦笑了起来:谁说他不在这条街上的,这不,刚拐了个弯就碰到了。不过也不知道怀砂是怎么看上这种家伙的?唉哟,瞧瞧那眼神,就跟那些阴狠角色最喜欢用的淬毒暗箭似的,怀砂是不是脑子和武功一起被废了?放着那些小倌馆里面温柔体贴的小美人不感兴趣,天天黏在这种人身边。

然而虽然自己腹诽了很多,顾飞翎和华臻也只是眼神交锋了一下而已。

华臻余光瞟了一眼顾飞翎过来的那条街上:“…………”看到小倌馆之后,华臻面色暗暗一冷,若有所思。

如果方才他没有猜错,那个人,恐怕就是严昀这个祸害心心念念想要找的君和真人了。虽然不过是擦肩而过,华臻也能隐约感受到此人武功不凡,甚至恐怕还要在付香城和严昀那个表弟之上。这样的一个人毫无预兆地出现在凤关城里……

联想到莲酒身边那个眉眼艳丽的女人也曾经说过“凤关城里面的平衡,马上就要被打破了”,华臻皱紧了眉头,心里有些不安的预感:难道说,这个君和真人就是阿娴所说的“麻烦”?不然……他怎么去解释,这个本来传闻和红砂阁有着不可言说关系的人,会如何无端端地出现在这里?

也不知道是不是被和顾飞翎的擦肩而过影响,华臻在和宋倾商量过了之后,便决定今夜……一行人在城外度过。他的本意是静观其变,却没想到只有付香城在知道了之后,却并不买账。

“镜华城主,虽然我们是一道去龙塘口的同行者,但是在下并不认可你的这种武断独裁。”

付香城身为护剑山庄的继承人,同时又是下一任武林盟主的热门候选人,虽然现在关于他谋杀西崇派五长老的阴谋论谣言层出不穷,但是他的骄傲却在那里,丝毫没有被击搓动摇过。正因此,这个正道魁首出身的青年,面对着曾经在镜华城里重伤过自己的华臻的时候,即使付香城心里暗自明白是自己理亏在先,却无论如何都无法像普通人那样和他交流。事实上,付香城看着华臻也是十分不解,明明镜华城主的那个看似软弱实则卑鄙不要脸至极的男宠也曾经刺伤过自己,甚至还丝毫不嘴软地冷嘲热讽中伤自己,但是不知为何,和他的谈话,远远没有面对华臻那么让自己厌恶。

就算是为了自己和严昀之间的秘密协议,甚至是因为看在风弟对小叔叔的孺慕之情的份上,没有其他选择地邀请了华臻和他一起前往龙塘口,但是只有自己知道,在华臻居然没有拒绝,还一口答应下来了的时候,付香城自己心里的烦闷几乎将他引以为傲的冷酷焚烧殆尽。

现在,又是这幅样子。不仅是华臻的几个手下接连应允,连男宠严昀都好像一脸迫不及待的样子,想都没想就点头不说,甚至还一下子就灵活地跳起来坐到了马车边上,臭着一张原本兴致盎然个的清秀脸蛋,不耐烦地托着下巴问宋倾:“你们快点儿决定啊,不然怎么上路?城主要去的那个森林万一天黑之前到不了怎么办?”

华臻却只是似笑非笑地瞥了一眼好像对“森林”格外热情的严昀,眼皮抬也不抬地对付香城说道:“我意已决,付公子自然可以依然住在城里。不瞒你说,我正是担心最近凤关城里面的安全,又得友人的提醒,才出此下策。”虽然语气并不粗鲁,但是那客套的样子,宋倾和严昀都很明白的读懂了他的意思:爱去不去!

只有似乎永远脑袋里慢了一拍的风璟然还是一副状况外的样子,他看看付大哥,又看了看七叔,最后盯着自己的七婶,啊不,严大哥刚想问些什么,就被付香城一把拉了过去:“既然如此,镜华城主,风弟与我今晚就不参与几位的‘露宿’了,启程之日再会,诸君保重。”说完他看了脸色微妙稍霁的严昀一眼,便拽着风璟然怒气丛生地回客栈了。

风璟然:等……等等!!!我好像什么都还没说啊qaq!你们就不能先解释清楚吗!?

而看到付香城离开之后,华臻才纵容地看着又要不满地眼眶变红的严昀,代替宋倾回答了他的问题:“放心……那个森林,离这里很近。”

目 录
新书推荐: 我这糟心的重生 重生八十年代有空间 八十年代之娇花 我在昆仑闭关三百年 全知全能者 皓月当空 饲蛟 卑微备胎人设翻车后(快穿) 病态宠爱:魔鬼的禁锢 朱砂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