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穿书之攻略病娇炮灰 > 第35章

第35章(1 / 1)

目 录
好书推荐: 爱上董事长[重生] 折鬼师 死亡阴魂 带着空间闯美国 这个学霸有点萌 修爱 怦然心动:总裁的独家宠爱 我的女神老婆 锦绣前程 婚牵梦扰

十天之后,一行人来到了仅次于皇城大小的凤关城。

凤关城的守卫远远地就看到了几名策马而来的年轻侠士,好歹也是在这么一个大城关当值十余年,守卫老道的经验一眼就让他看出来这几个人,非常不简单。

不久之后,便将会是武林盟主的换届之期,而凤关城作为通向龙塘口的必经之路,这几天来往了形形色-色的武林中人,也是在意料之中。

为首的一个汉子,背后负着一把足有三掌宽的巨型大刀。等他离了近了,守卫再仔细一看,更心说不一般,那大刀也不知道是何种矿铁做的,竟然一面是黑色,另一面则是有些透明的白色。

那汉子的打扮也和他那把刀一样古怪,他并没有束发髻,甚至头发连绑都没有绑,而只是用一条长长的的赭色布带缠绕在脑门子上。并且看得出他非常不拘小节,不仅布条绑的随意,连头发都有好几绺从缠绕的缝隙里支棱出来。若不是他一口方正的本地口音,还真颇有些关外游牧民族的架势。

等等——!

守卫不敢置信地揉了揉眼睛,他确信自己没有听错,虽然有些雌雄莫辩,但是这个汉子……竟然发出来的是女人的声音!待守卫瞪着发酸的眼睛再仔细看,才发现,这个“他”原来是个“她”……这哪里是个大老爷们儿?压根就是个身材高大的女的!但其实如果她不开口,根本就没有人会怀疑她的性别。

“就是这里没错了。”性别为女的“汉子”朝后面几人打了个手势,似乎在征得同意,才继续往城里走。

守卫这才看到了“汉子”后面的几人——实际上,其中引人注目的也只有两个人而已。

“赶路了那么久,总算追上少主大人他们了!”说话的男子有着健康的古铜肤色,他显然在一行人之中占主导地位,举手投足之间都带着指挥人的架势。但是诡异的是,他明明相貌堂堂,举止俊朗,但身上的物什却无一不是极丑之物。

瞧瞧那像是癞蛤-蟆皮一样的衣服、像是根枯木一样的武器、甚至是手里捧着的那个比猪还丑的宠物幼崽……守卫刚看了他一眼,就觉得自己要被他的身上赖着的那只……口水都快要流下来的“小猪”给丑哭了!

他刚把目光移开,就见后面一个修道士打扮的年轻男子,面容白皙姣好,他的头发乃至双眸都泛着比寻常人浅一点的棕色。乍一眼看上去就像是个女扮男装的千金大小姐,尤其是当那张娃娃脸上面的浅棕色转过来的时候——

那方才还飘飘欲仙身姿的男子竟然毫无形象包袱,眯着眼睛懒散地打了个哈欠:“小云云他也该玩够了,要是再这样拖下去,长老们又要来打扰我的清净了呢。”

一行人渐渐走远,但是那位脸很显年轻的道长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话语,仍然在空中飘荡着……

“……也不知道他磨蹭个什么,啧,赶紧生米煮成熟饭不就得了,就只知道耍嘴皮子功夫,那群老头子也是的,天天跑来打扰老子的胃口,小留留啊~你看我今天,连饭都少吃了五六碗。”

而晚些时候,那位“只知道耍嘴皮子功夫”的少主大人,确实正在不规不矩的磨蹭……

咳咳,字面意义上的磨蹭。

“唔……”一个黏腻的亲吻过后,华臻微微喘息着,他脸上银色的面具早就被蹭到了一旁,露出了他俊美到有些不真实的面孔。他看着在自己身上一边不安分地蹭着,一边缓缓擦掉自己嘴角一抹银丝的青年,之前自己给他系上的丝缎仍然牢牢的覆在他眼睛上。柔软丝滑的缎带下面,连他精致的眉眼轮廓都能看得一清二楚。华臻看得越发心里燥热的同时也十分不解。明明这个祸害都已经被蒙住双眼了,却好像什么都能够看见似的,尤其是刚才……

打住打住,华臻摇了摇脑袋,越发困惑明明两人在那次不欢而散之后不怎么说话了,但谁知上路之后严昀天天都能找到法子往自己的马车里钻,不仅没有一丝收敛,还越发的嚣张黏人了起来……甚至是连一路上旁人的风言风语也不在乎的架势,华臻不明白自己是出于何种心理,竟然默认了严昀是自己“男宠”这件事情。

但是这不代表他可以这样啊!华臻把那家伙开始游走向危险地带的手一把拍开,有些后悔今天为什么会决定在城外森林里过夜。

眼前这个状况其实是这样发生的……

当严昀得知今天华臻意外的避开所有凤关城里的客栈,而选择森林里留宿时,他没有说任何怨言,只是随意地拽了一条毯子,也没有叫十九帮忙就整顿好窝在了马车上的一角。明明今天在这个城镇里走了不少路,身体疲累的不行,他的精神现在却非常亢奋。

今天他有意去几家铺子里转了转,在如事先约好的那样遇到了纷花堂的堂主,和那个怪人一般的秦慕留接上头之后,他心里对于自己规划的那些个龌-龊事又有了更大的胜算。

……好吧,应该叫做江、湖、大、业。

但他此时心跳加快,慢慢蔓延上脸颊的绯色却不仅仅是因为碰到了秦慕留,更多的,恐怕还是因为眼前这个男人。

“不早了。”华臻看着严昀一副精神抖擞的模样,淡淡说道:“去睡吧……嗯?”他的手指抚摸着严昀顺滑的长发,不经意间发出的鼻音里有着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纵容。一时间,两人都感觉有些恍然。时间仿佛倒退到了好几个月前的小镇别府,华臻从禁地温泉里“捞出来”严昀的时候。他至今仍然深刻的记得,那个时候华臻也是这个表情,在自己苏醒的时候轻轻拥着自己,无视着周围属下的注目礼。

只不过——严昀勾起嘴角笑了笑,当时他是由于风璟然的十九岁生辰而不想杀生,又加上一时心软;而现在嘛,便不可同日而语了。

现在的华臻,虽然眼中的戾气和狂躁仍然隐约浮现,但是和严昀初见他时候相比,那股由于狂症激发出来的戾气明显平缓内敛了许多,更别提华臻已经很久没有亲自动手杀人了……毕竟风璟然身边的那些个苍蝇都被某个一脸春意窝在马车里的家伙给先下手为强了,华臻稍微克制一下,便也成了不会滥杀无辜的“正常武林中人”。

严昀脸上透着诱人的粉红色,连耳朵都有些发红,一双明明细嫩却总是能准确揩到油的手像是妖娆多情的杨柳似的,轻轻一勾就攀到了华臻肩膀上。

华臻条件反应地就想要劈向他,强忍住之后他愣了片刻,忙一把扣住了严昀的脉门,脸色有些奇怪:“你中春-药了?”

严昀却只是抬起那张在春意昂然中显得越发-漂亮的脸庞,喘息着叹了一声:“没有。”此时他那副模样,简直是要多煽情有多煽情,连气息里似乎都带着恰到好处的诱惑韵味,可谓是多一分低俗、少一分寡淡,带着入骨的风情。总之就是……完全没有一点说服力。

这下子华臻那张万年不变的脸也有些愕然了:“那你这是……”

话还没说完就被那个祸害扯了过去,那颗脑袋就那样埋在他怀里,还不断蹭来蹭去的,让华臻脑子“轰”地一声就麻住了。

“这要问你啊,你今天去做了什么,为什么身上的味道……”严昀声音闷闷的,听上去有些暗哑,他仿佛深深吸了口气,让华臻都切身感觉到了尴尬的空气流动,他才道:“你今天身上的味道……真的很好闻。就好像……那就是世上最顶级的迷-魂-药一般。”

好不容易把这个明明没发疯没发烧,却在说疯话聊骚的家伙推了开来,华臻下意识理了理自己衣服,说道:“今天我去揍了几个人。”

“嗯……说说看。”

严昀笑盈盈地听着华臻言简意赅地讲着今天在闹市区发生的冲突,他的嘴角轻轻勾起,想起了白天早些时候自己发现和秦慕留同行的几位堂主……以及君和的时候,自己的惊喜之情。事先并没有收到他的消息,因此严昀也没有想到自己在凤关城里不仅能见到几位红砂阁的堂主,竟然还会有这么大的一份礼物等着自己。

——“君和,我没想到阁里的老家伙们竟然还把你给惦记上了。”严昀在酒楼三层的雅座里似笑非笑地看着狼吞虎咽的顾飞翎,心想着这家伙到底是饿了多久。

好不容易终于放下了手里的竹筷,严昀对面的娃娃脸青年满足了眯起了眼睛,表情就像一只刚刚抓住老母鸡的狐狸:“毕竟我还是你关心的人嘛,他们会想要抓住我这个‘把柄’试图稳住你这个少主、下任尊上,也是情理之中的啦~”

看着顾飞翎拿起酒壶,一杯接一杯地给自己斟上,严昀眼睛里多了几丝温柔:“你慢着点儿,我又不会跟你抢。”

“咳……当时斋戒月的时候,不管是美食还是美酒,都是只能看不能吃不能喝,还被那姓白的大胡子老头差点羞辱了一番。现在,必须要补偿一下自己。”

严昀挑了挑眉毛:“我在镜华城里,倒是也没怎么喝过酒了。我们……这也算是难兄难弟了吧。”

然而顾飞翎瞟了一眼他捧着脸啜饮着茶水的模样,翻了个白眼:“我看你分明就是因为镜华城主才杜绝了这些好东西!”

严昀撇了撇嘴,好吧,这话也确实不假……

顾飞翎说到这里,手指上一捻,将那个玉色的酒杯打了个转儿,抛洒出来的液体就像是一条银色光练一般被他悉数吞入口中。他手指转着酒杯底部,笑眯眯地说:“你呢,就是容易对自己喜欢的人太好了。小云云啊~让我来教教你,该怎样让他乖乖就范吧……”

说着,他脸上露出了不亚于严昀的恐怖微笑……

目 录
新书推荐: 我这糟心的重生 重生八十年代有空间 八十年代之娇花 我在昆仑闭关三百年 全知全能者 皓月当空 饲蛟 卑微备胎人设翻车后(快穿) 病态宠爱:魔鬼的禁锢 朱砂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