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穿书之攻略病娇炮灰 > 第31章

第31章(1 / 1)

目 录
好书推荐: 爱上董事长[重生] 折鬼师 死亡阴魂 带着空间闯美国 这个学霸有点萌 修爱 怦然心动:总裁的独家宠爱 我的女神老婆 锦绣前程 婚牵梦扰

看到华臻那副低气压的模样,风璟然就算再迟钝都能感受到危机的靠近了,更何况他又不是瞎子或者傻子。

不过自己已经都不小心说错话了,眼下风璟然也只能硬着头皮继续说下去,有些心颤地希望自己不要越说越错:“……我也只是听到十九和我说的,据说严大哥不知怎么的,在受伤以后不但没有好好养伤,还着了凉,而且连着好几天都没有睡好。所以,前两天他那位族弟知道了,就……”

风璟然不敢再去看华臻越来越不善的脸色,话说了一半就默默闭了嘴。

呜哇啊……七叔你不疼爱璟然了吗??这样一幅看仇人的眼神是怎么回事,真的不是我把七婶,啊不严大哥搞到这样的啊qaq……

然而华臻现在其实心里有些发酸,因为他知道自己没有理由责备严昀。严昀为什么会在受伤了之后,还着凉?华臻十分了然,那些都是因为他把严昀绑在冰床上,在他赤-裸着的背上滴蜡那次所造成的啊……而那个不怕命短的祸害,在之后的几天都天天上赶着跑来书房,有时候只是甜腻的说些鬼话、有时候只是捧着那张苍白却秀丽的脸蛋看着自己——但这幅每天跑来跑去的德行能好好把伤养好就怪了!

也怪不得,会沦落到不得不缝针的地步。

不过……

“他的族弟……”华臻手指轻轻点着盛着蜜饯果子的碟子,语气不善的想起那天被小厮领进来的男人。他以前从来没有听说过那个家伙有这么一个亲戚,先是一个被“英雄救美”的君和真人,然后又是似乎处处袒护着那个护剑山庄继承人付香城,现在又来了一个来路不明,却似乎武功不凡的族弟……

他面具下的眼中闪过一丝不悦,但是看到风璟然一脸“抚慰情伤者”的态度,却让他没来由的越发心烦意乱。

璟然什么都不知道,在他的眼里,自己不过只是他儿时所崇拜的偶像。就算现在璟然和自己相处融洽,可以相谈甚欢,但充其量现在不过就是一副叔侄和睦的样子,根本和自己预想的不一样。

……自己预想的?华臻指尖微僵,他想要和风璟然……怎么样?

华臻一直都知道自己心中有些不正常的部分,这些部分无人知晓,甚至连林恩这个照顾自己身体状况的医者都不太了解,他心中有个痛苦隐忍的根源——那就是自己对情-欲所赋予的扭曲形态。

不愿回想起的那一段年少时光,和义兄的死亡给自己的巨大伤害,似乎都在漫长的岁月中不断影响着……让自己日渐性格冷硬的同时,也让自己变得在心底深处越来越空虚。华臻终于有些了解到,他在不断期待着,期待着能有一个人怀着一种包裹着痛苦和容忍的矛盾情感,能够让自己将一直以来隐忍的一切,毫无保留地释-放出来。

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是在烟柳巷子听到别人情热的话语时?亦或者是在不愿让无关的人看到自己脸的时候?华臻有些明白过来,恐怕自己终其一生,都无法正常的有缠绵悱恻的爱恋了,因为他终于了悟自己心中的那些扭曲形态,正是自己克制不住、想要对所爱之人施予的束-缚。

如此病态的自己,只想看着喜欢的人被自己牢牢锁住的模样……这样不正常的自己,又有什么理由拥有喜欢的人呢。

直到……自己长久的将目光停留在和小侄子风璟然有关的事情上,当意识到这份奇怪的关心的时候,他也并没有当一回事。甚至于镜华城内人人都风传城主对风家三少爷“上了心”的时候,他也眉头都没有皱一下。

事实上,他一直在思考自己为什么会对这个侄子额外过分的关注……但是即使现在也没有想明白这个问题。

所以,现在的问题……他预想的风璟然是什么样的?或者换个说法,他希望和风璟然发生什么?如果真的是“心上人”的话……那么——

“璟然,我问你……”华臻看着风璟然手腕上深绿色的裹腕,好像想起了什么。

“嗯?”风璟然不明所以地抬头,他那个困惑的表情,竟然让华臻有一种“自己是拐卖儿童的人贩子”的错觉,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拗不过自己的心痒,继续说道:

“你把这个,解下来借我看下。”华臻点了点他的手腕,感觉自己也许必须要试验一下,可是心里这种类似于“心虚”的惴惴不安又是什么……

风璟然虽然二丈和尚摸不着头,但他还是一脸困惑的按照七叔说的将那根裹腕解了下来,七叔这是……对这条裹腕有兴趣不成?可是他又眼看着华臻指导自己……用一种奇怪的方式,绑了回去。呃不过这回,风璟然瞪圆了眼睛,他是将两个手腕一起绑了个结。

“这!……又乱了,重新重新……刚才是应该怎么绕的来着?”风璟然举起被自己弄成一团糟的绑带和手腕,左看看右看看自己皱巴巴的“杰作”,不用七叔开口,他自己都觉得绝对又把缠绕的步骤搞错了。

华臻有些无语的看着风璟然那副手腕被绑、额角有些出汗的模样——明明是“本应很符合自己胃口”的模样,明明应该“很可口”才对,但他面具下的脸色却有些微妙地暗了下来,不对,还是有哪里不太对劲!

“算了,你别系了。”华臻放弃地朝风璟然摆了摆手,示意他赶紧把那些诡异的绑带解开。他对这种“失败的试验”心里有些堵,看着自己手里握着的几粒果子,沉入了反思:现在这些完全不对!他想象中的、理想中的样子,明明就应该是——

那样子的一个人。

那个人,双手被禁-锢住了自由,无力的被绑在了床头,令他的手臂被迫地被拉直。他的头发有些散乱,随意的铺散在白色的里衣上。那人似乎感受到了被束-缚住的痛苦,他看似柔弱却隐约有着力量的臂弯猛地绷直,似乎想要逃离眼前被自己困住的境况。对了,还有他的眼睛……那双眸子原本应该是宛如浩瀚星河般深邃,但是眼下却是蒙上了一层朦胧而诱-惑的水汽,他眼神凶狠地望过来,对,就好像是想要将自己拆吞入腹一般恶狠狠地——然而当他看到自己时,那股凶狠的恶意突然被一阵别的东西冲走了。他一寸一寸地扫视着自己的方向,甚至目光比春天的杨柳还要柔软,那样的目光,好像是在轻笑着说:

【哦……原来是你啊,等你很久了……】

等等——!

华臻猛地回过神来,他在想什么?这个人、这个场景……怎么那么熟悉?

原来……自己理想里的意象,已经不知不觉被那个家伙影响了么?华臻看着自己手指旁边的那一碟甜腻腻的蜜饯果子,表情有些复杂。

于是风璟然刚把那堆布料抖开解下来,就看到七叔盯着果子一脸纠结的模样。末了华臻心事重重地离开之前,又一副恼怒样地将碟子连果子一起一甩扔在风璟然面前。

果子:……………………

风璟然:……………………

这盘果子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啊qaq!七叔你对一碟果子上演“又爱又恨”是怎么回事……?

同样表示困惑的还有另一个人。

把手里的几片叶子铺平切碎,任北望有些困惑地看向严昀:“你这么费劲是为什么呢?”说着,又把几个红色的浆果从一旁的水碗里取出来,用油纸包着递给了严昀。

严昀正集中在手上的流程,将几个浆果称量好,混入研钵里面细细混合研磨之后,才吁出一口气回答:“唔,其实这些药是促进伤口愈合的。”

任北望手也不停,重复着自己手里的动作,却更加不解:“我知道啊,其实你背上那个伤口,用这样的药就能治好,又为什么非要用针线缝上呢?”

说到这儿,他又将声音压低:“虽然我擅长缝制人-皮,可不代表我就精通于让你的伤口愈合啊。”将叶子细细切碎后,那股子浓重的草木味道让任北望皱了皱鼻子,主动拦下了严昀手里的草药:“这些我来帮你吧,味道太重了。”

严昀自然也乐得有人帮忙,继续拿起了研钵:“你的技术我当然是非常信任的,至于为什么这样另辟蹊径嘛……”当然严昀没有说,“缝伤口”这种事情在现实世界根本不是什么天方夜谭的稀罕事,只是淡淡说道:“因为这样可以留下一道印子。”

任北望听到他这么说,手一抖,差点就要切到自己:“你留个伤痕干什么?!”

严昀嘴角一勾,不答反问道:“你知道这个伤口是怎么来的么?”

“十九说是你去地牢时候被伤的,所以是护剑山庄的那位……?”一边把这堆味道扑鼻的碎屑放进锅里,他一边猜测着。但是他觉得这个猜测诡异的很,毕竟少主似乎对那个付家公子不怀好意,这一点他还是能看出来的,又怎么会和他扯上关系呢?

咦?难道少主对那个护剑山庄的家伙也有兴趣?

果不其然,严昀只是凉凉地斜了他一眼,毫不留情地直白讽刺道:“你和君和一起呆久了,脑子也被他弄成豆腐脑了么。”

正在和手上的药材粉末奋斗的任北望转过脸,威武阳刚的脸上是见鬼的表情:“不要你喜欢男人就觉得连我也对那种欠钱不还甚至一顿能把我吃破产的家伙有兴趣好不好?”

严昀“哦?”了一声,挑挑眉看向方才连珠炮弹似的任北望,表情有些危险:“谁跟你说,我喜欢男人了?”

任北望把药锅的盖子一放,摊手道:“少主,你对镜华城主的心思,在阁里难道还是秘密吗?现在又留着护剑山庄付公子的一道伤在自己身上……你实在是,唉!”

严昀一听见“付公子”三个字,清秀的脸蛋上表情微妙得几乎快要气歪掉。他曾经想过和顾飞翎或者宋倾走的太过近会不会被人有所误会,却从没有想过,信任的积香堂堂主竟然会觉得自己对付香城有意思。

这酸爽……简直了……

严昀清清嗓子,还是决定要解释清楚:“这个虽然最开始是付香城伤的,不过那个时候不过就是一小道而已。真正把这道伤口给撕裂成后来那副狰狞的模样,还让它反复绽开渗血的人嘛…………”

说着他眸色一深,探出舌尖舔了舔嘴角,似笑非笑的问任北望:“……你觉得是谁呢?”

看着他身上蔓延的危险气息,任北望心里“咯噔”一下,默默低声说出了那个心照不宣的答案:“镜华城主……吗?”

目 录
新书推荐: 我这糟心的重生 重生八十年代有空间 八十年代之娇花 我在昆仑闭关三百年 全知全能者 皓月当空 饲蛟 卑微备胎人设翻车后(快穿) 病态宠爱:魔鬼的禁锢 朱砂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