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穿书之攻略病娇炮灰 > 第38章

第38章(1 / 1)

目 录
好书推荐: 爱上董事长[重生] 折鬼师 死亡阴魂 带着空间闯美国 这个学霸有点萌 修爱 怦然心动:总裁的独家宠爱 我的女神老婆 锦绣前程 婚牵梦扰

顾飞翎刚说完这话,他就立刻后悔了,赶紧立马改口道:“啊,不过我也其实很多年没来过凤关城了。隔了那么久,一定记性也变得不好了,那个……哈哈,我一定是记错了。”

谁料严昀却只是低头转着自己手指上的扳指,意外地一句话也没有说。没有怀疑的追问、更没有暴躁地发怒,他静静地看着自己摊开的手掌,好像盯着那儿就能看出什么名堂似的。

最后还是顾飞翎先受不了严昀的样子,上前一把便拽住了他的手腕,可爱的脸上是像个名副其实的长辈一般的严厉和不爽:“怀砂,你在犹豫个什么?你喜欢他,我知道得很清楚。如果他也对你有心,那么现在他就不应该去找其他男人,既然是他的错,你就应该理直气壮地去把他抢回来。就算他的感情比你慢一拍,没有能够回应你的爱慕,难道你就落败而逃了?除非你真的是那种轻易败阵认输没有自信的人,不然我不相信你设下天罗地网,还不能将他握在手心里。与其在这里摆出来忧郁脸,你还不如……”顾飞翎将脸靠近严昀,眼睛紧紧盯着他的,浅棕色的眸子里是张扬恣意:“——你还不如好好考虑一下,待会儿找到他了以后要怎么样让他明白你的心情。”

严昀松开手指上的扳指,愣愣地看着顾飞翎,心中一股温流涌起,感到今天好像第一次看到他这样的一面,喃喃道:“你果真是这么想的?”

顾飞翎这才觉得自己方才那一番话有些逾越,脸上终于出现了一丝赧然:“我们可事先说好了啊,虽然我对这些事情都是明白的,也没有什么意见。但是这可不代表我认为那个镜华城主是最适合你的人。”

说到这里,他好像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从自己的怀里掏出了一捆像是经书的卷轴。在严昀困惑的目光下,他拎着一角手指一动,那卷纸就“唰”地展了开来,过长的部分骨碌碌地滚在了地上。严昀这才发现,那竟然是一份长长的名单,他看了半晌,仍是一头雾水。不解地抬头看向顾飞翎,却只见对方无奈地摊摊手:“看到没,这就是几位长老过去几个月以来,为你挑选的‘人选’,啧啧,怀砂你其实也是艳福不浅呢。”

像是怕他们这位烟云少主没有兴趣似的,那长长的名单里面,赫然还有着男子的名字。严昀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嫌弃地把名单推回了顾飞翎手里,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澄清自己:“我真的不喜欢男人啊。”一个任北望、一个顾飞翎,都这么肯定自己是个断袖,让严昀非常郁卒。

他只不过是……自己喜欢上的人,凑巧是个男的而已。

顾飞翎挑了挑眉毛,嘴角扬起了一抹不怀好意的笑容:“那你就……证明给我看看。”

当听到顾飞翎这话的时候,严昀还远远没有意识到自己这位表哥深层次的意思。直到当他被顾飞翎领进一处香风阵阵的小倌馆的时候,看着薄纱帐子被风撩起的暧昧氛围,感受着四面八方朝自己投注而来的热烈视线,严昀才发现自己低估了顾飞翎的放浪程度……

不愧是“渡海全靠自己浪”的男人……严昀紧绷着神经,头痛不已向旁边饶有兴趣东张西望的人问道:“你带我来这里干什么?现在不是要去找华臻么。”

“现在不就正在帮你找么?”顾飞翎挑了挑眉头,示意他仔细观察馆子里的客人:“这间馆子,一看就是这条街上最好的地方,从这里找起吧。”

谁知,还没等严昀细细去看馆子里面的人,他就被一群少年模样的清秀小倌围住了。严昀虽然相貌文弱秀气,但是他身上穿的用的都是镜华城和红砂阁里来的。那些个小倌可都眼睛亮堂得很,一看见严昀就热情地将他簇拥进了屋子里。

而那些小倌们,也是生动地给严昀上了一课。何谓正确地勾引男人——

比如现在这个据说是红牌的少年……

猫儿似的少年轻手轻脚地坐到了严昀身旁,一枚翠玉额饰静静贴在他的额头上,衬得他一双上挑的眼眸格外的吸引人。他媚笑着蹭到了严昀身边,声音清亮又带着一丝黏腻地向严昀搭话。

看着严昀有些不自在的模样,少年突然坐直了身子,娇俏软糯地开口:“公子~玉儿呀,有个秘密要告诉你呢。”

“什么秘密?”严昀下意识地回答了以后,刚转过头,就见那个少年眼神直勾勾地盯着自己,动作招人地就把自己的衣服给扒了下来。

“玉儿……一看到公子呀,全身就好热,感觉自己都不像是平常的样子了。”说着,还虚掩着仅剩下的一点布料,往严昀耳朵里吹气。

而此时的严昀心里感觉有一万头蠢系统奔腾而过,他冷冷看了一眼少年几乎不着寸缕的身驱,毫不所动地推开了少年:“不好意思,我看你这都快脱光了我也没有什么感觉。我恐怕真的对你没有兴趣,硬都硬不起来,还是算了吧。”

少年听着这极其直白的拒绝,倒也不恼,抿着嘴笑了一下,便听话退下了。

但是松了一口气的严昀不知道,这只不过是个开始而已。

还没等严昀来的及出去,那猫儿似的少年就换成了一个风情迥异的青年……

严昀看着这个一身儿乐师礼服打扮的青年,他眉眼如画,但是如墨宝一般的脸上偏偏却被这间房间给染上了几分风尘韵味。

这个文雅的青年并没有像之前的少年一样主动诱惑,而是不慌不忙地端坐在茶海前,就像是招待以书会友的儒客似的,一声不吭地便开始烹茶待客。他手指灵巧地在茶匙和茶壶上周旋,洗茶、冲泡、封壶、分杯、奉茶,一整套动作做下来如同行云流水般,带着莫名的美感。

严昀伸手接过他递过来的闻香杯,不浓烈却很绵长的香气徐徐弥散在鼻间,严昀朝他微笑了一下,拿起品茗杯轻啜了一口,问道:“你是茶师么?方才看你一身乐师打扮,还以为你会拿出什么丝竹管弦来演奏,没想到你沏的茶这么清香四溢。”

青年用手帕搽干净手,笑容有些暧昧:“非也。但若是说后者的话,乐师……倒也有几分接近了。公子不妨猜猜看,我所擅长的事情?”

“这……抱歉,我猜不到。”严昀并不太了解乐器,因此他想也没想便摇头。

对方也没有生气,只是起身从一旁取来一个长形的盒子,拿出了一把黑色的竹箫。

青年淡粉色的嘴唇微微撅起一个拱状的弧度,下颚微颔,舌尖虚抵在气口上,送气吹出一个绵长的箫音。

他单手执箫,脸上是欲拒还迎的诱人表情:“我只不过是一个小倌罢了,但是论才华的话……那么便是吹箫吹的很好罢了。”他抚了抚竹箫,原本有几分清冷的脸上现在满是能吞人下腹的风情:“当然了……如果公子感兴趣,我另一种箫其实吹得更有技巧,能让公子体会到飘飘欲仙的极乐。公子……要不要试试?”

说话的当口,他的手就已经搭上了严昀的腰带,那架势,似乎下一秒就能把它拽下来。

不用说,这个青年也被严昀各种搪塞了出去。当青年“若有所思”地叫来另一个同伴的时候,顾飞翎终于来“解救”严昀了——

巨大声响声惊动了顾飞翎,他一掌拍开门,就看到一个身材高大、宽腰窄臀的男子将严昀摔到了床上。

男子生得一副完全与小倌格格不入的俊朗阳刚面孔,两道浓眉下的丹凤眼此时正挑衅地看着严昀:“客人,您生得真美。那帮家伙,全都没您好看!”

可不是么,方才顾飞翎听到的动静便是由于床头原本插-着几朵木槿花的花瓶都被打碎了,花瓶碎片和水洒了一地。艳丽的花朵掉落在床榻上,严昀清秀的脸上透着一丝怒气,浓黑的眼睫就像是一只受到惊吓企图逃走的蝴蝶,眸子中映着他眼前零乱的繁花——那副模样,真真是人比花娇。

被顾飞翎架出去的时候,那不知上下位的英俊男子还不满地看了一眼衣衫微乱的严昀,大声喊道:“要不是这个碍事的家伙多事,我早就得手了。客人,下次来,我一定要采到你!”

顾飞翎恶狠狠地在严昀放出暗器之前猛踹了一脚男子:“采什么采!走走走,你当自己是采花大盗不成?”

而正当严昀正身陷小倌馆里面苦不堪言地被迫学习“如果勾引男人”的时候,另一边的华臻却并没有像顾飞翎猜测的那样进入馆子里,而是穿过了小倌馆后街的一扇不起眼的漆木小门,拐到了一处幽静的院子门前。

敲过门之后,院子里很快便响起了女人的声音,“来啦来啦……”门吱呀一声打开,一位面容俏丽的女子打开了门。看到门口的华臻,即使隔着面具,女子也立刻辨认出了他的身份,话语中透着熟稔的气息,但是表情却不冷不热的,只是淡淡地望着他:“是你啊……阿臻。”

华臻顿了许久,才叹息着开口。光是念着她的名字,就仿佛是在和一段沉睡在褪色时光中的老记忆遥遥对峙:“莲酒,好久不见。”

莲酒却是完全没有想和他寒暄的意思:“十年之约,还未到吧?还有两三年。你当时说的信誓旦旦的,我可都记得呢,现在突然来这里是要做什么?”

她脸上像是蒙了一层冰霜似的,面色不霁得很,一副处处拿乔的模样,可偏偏华臻也是个感情波动不流于表面的人。他朝莲酒踏上前一步,语气虽然平稳但是手掌却暗中攥紧了两侧的衣摆:“我来这里,是想告诉你,西崇派被屠教了,我会履行我的诺言,将你要的东西找到交到你的手上。”他手指微微动了动,终究还是没能够将手伸向莲酒,“这么多年过去了,莲酒,你还在恨我么?你父亲他……”

华臻的这句话却好像是触碰到了什么开关一般,莲酒表情一滞,顷刻原本的客套就被愤怒的声音给冲散得一干二净:“够了!你要是还记得我父亲的事情,就不要再提起他的名字,不要提任何什么过去的事情!你还有脸说什么恨,你觉得我可能不恨你吗?!”

听到这话,华臻眼睛中的亮光暗淡了几分,但是这些他早就已经预料到了,他点点头:“好,我不提过去的事情了。这凤关城里有很多风家的眼线,或者恐怕不只是风家,各大世家都会有安插的耳目,你用烟火之地的身份做幌子,终归还是有风险。”

莲酒把脸一别,表情格外烦躁:“你管得着么?说起来……与其担心我,你还不如看看你自己。呵……你身上那股藏都藏不住的煞气都快要臭到我家后院了。更别提凤关城里那些风家的眼线,恐怕你才是他们眼中的肥肉吧?还想跟以前似的跟我说教?你省省吧。”

这莲酒的性格也是别扭得很,明明方才是她自己口口声声说不要提过往的事,但是华臻一把话题转开,她又心生不满,胸腔的怒火一下子就被燃了起来,噼里啪啦地就又主动旧事重提……

“哼,也是,你会一身煞气想来也是当年那件事情的恶果吧……谁让你谁的话也听不进去,父亲的话都被你当做耳旁风。活该现在受罪!瞧你那副可怜的样子,还外强中干的当什么城主?神神秘秘地还不是为了掩饰自己的虚伪和罪恶!怎么,一从自己的保护罩里面出来就变成个软蛋了?那你乖乖缩在里面不就得了……”

那指甲盖上描着红艳艳蔻丹的白嫩手指几乎都要戳到了华臻的鼻子上,华臻眯起眼睛一把扣紧了她的手腕:“你若是恨我,我也没有办法。这次我离开镜华城,其实是为了去塘口盛会,和护剑山庄的付公子和风家三少一道。”言简意赅地说完了之后,华臻便松开了手。

而莲酒却似乎被他惊到了,捏着有些发红的手腕又不屑地“哼”了一声:“你也是不怕死的,塘口盛会,人家可是选武林盟主的,你这种未来魔头倒是也敢去。还有,你不要以为风家那个毛头小子就多高洁正直了,那种小破孩,保不齐就是风家在后面盯着呢,再加上那个付家的狠角儿,哎哟哟……听说还有一个来路不明的男宠被你带着,你倒是会挺会享受的啊,小美人在自己手里捧着,倒也不怕自己死的不明不白?”

华臻皱起眉头有些不悦:“不要说得这么难听,他并不是你想的那样的。你恨我,但是不要牵连到其他人……”

莲酒嘴角一撇,嗤笑道:“哟,断个袖就自己拿乔起来了,还学会护短了。你以为自己是谁啊?我只不过说说而已,都那么多年了,除了你这种脑袋里面塞木头疙瘩的家伙,谁还一直恨来恨去的?早就懒得惦记你那点破事儿了。”说到最后几句,莲酒下巴一扬,别过脸就一副高傲的样子不去看华臻的反应。

如果严昀围观到这一幕的话,一定会感慨:这个死傲娇的性格,真的是一点都不可爱……

还没等华臻继续说些什么,两人的对话就被院子里传来的女声打断了:“酒儿,来客人了么?你在和谁说话……?”

正说话间,那女子便婀娜地踱到了门口。人未到,笑语先至:“这位公子面生的很,酒儿,不曾听你提起过呢。”

莲酒回过头就看到女子那张明艳成熟的面容,对方似乎尚未来得及仔细梳妆打扮,一头秀发松松垮垮地挽着,走出来随手披上的明显是莲酒的衣服,即便是精致美丽的衣领也遮不住她凹凸有致的风韵,反而衬得愈发地迷人诱-惑。

对于女子的这幅模样莲酒似乎已经见怪不怪了:“……这种人我做什么要跟你提啊。”这句话也是别扭的很,也不知道是在骂华臻还是在损女子。

不过她似乎也意识到了自己的态度有些呛人,见华臻和女子轻轻点头致意,这才继续开口道:“……虽然没比我大两岁,不过这是我表姑,阿娴。”

那名唤“阿娴”的女子姿态闲适,神色恬静。她看了看华臻的佩剑,心里知道这大约是个江湖中人,语气不禁有些关切:“公子,阿娴方才瞧见你一个人就敢在这凤关城穿街过巷来找酒儿。但以后,你可千万不要独自行走啊。”

“为何?”

阿娴脸上透着一丝怅然,幽幽地说道:“最近,这凤关城的平衡,怕是也维持不了多久了。公子既然是酒儿的熟人,我也就有话直说了,这凤关城里,已经不再是祥和太平的地方了。”

闻言华臻不禁皱紧了眉头,思索着她的提醒。

又聊了一会儿之后,华臻抬头看了看天色,转头对莲酒道:“其实……关于过去的事情,我知道你和我都是一知半解,心存疑问。莲酒,很多事也许我们应该抽空坐下来详细谈谈才能说清楚。”说完他便递给莲酒一个金属信物,“如果你需要的话,凭着这个,你就可以找到我……时候不早了,我就不打扰你们二位了,告辞。”

说完,华臻便转身大步离去。

然而,华臻不知道的是,当莲酒在他走远后关上门的那一刻,她便被拥进了一个香喷喷的柔软怀抱里。

“阿娴……”莲酒愣了一下,脸上浮现出一抹红晕,自己腰间被一双白嫩细长的皓腕搭了上来,令她两眼顿时不知道该往哪里瞧才好,明明梗着脖子不去回头看自己背后那位活色生香的美女情态,身体却瞬间背叛了意志,依赖地靠在了那个柔软的怀里。

眉眼艳丽无边的女人低下头看着莲酒软软地倚在自己胸口的模样,她的头发松散地滑了下来,垂荡在莲酒眼前,扰乱着少女的心绪:“酒儿,和我讲讲你过去的事情吧。我总觉得,那个男人,恐怕不是你的旧识那么简单呢……”

目 录
新书推荐: 我这糟心的重生 重生八十年代有空间 八十年代之娇花 我在昆仑闭关三百年 全知全能者 皓月当空 饲蛟 卑微备胎人设翻车后(快穿) 病态宠爱:魔鬼的禁锢 朱砂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