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灵异 > 探灵游戏 > 第489章 被塑造的灵魂

第489章 被塑造的灵魂(1 / 1)

目 录
好书推荐: 田园医女之傲娇萌夫惹不得 致命邂逅林纾瑾燃 大时代之2010 我有一座野生动物园 回到地球当神棍 蚀骨情深:恶魔总裁别乱来 夜夜生香 女配等死日常[穿书] 非诚勿扰,王爷太妖孽 我对恶魔果实没有兴趣

,探灵游戏

一时间,余启明直接蒙了,他一开始判断那个矮小的身影就是许言,毕竟在他的认知里,除了许言根本就没有其他人能做到这一点。

可此时发生的场景却再次将他的猜想完全推翻,甚至都一度令余启明以为,自己刚刚在密林中看到的景象都是对自己的误导。

能够发现他的人居然是如今的这个老人。

而那个矮小的身影眼神中有的只是迷茫。

不安愈发强烈了,他本能地想要后退,只是,这本来就是在虚假的空间中构造的更深一层的虚构的空间而已,比起在杨陵,此时的余启明根本就无法阻止即将发生的事,甚至,他连自己都控制不了。

他发现了他,好奇、兴奋,又疑惑。

而伴随着他的视线,另一个身影便也终于知晓了他的存在。

又是熟悉的目光从男孩的眼睛里射了出来,如今,却仅仅剩下迷茫。

一时间,余启明有些不知所措,只是,事情的发展早就在冥冥之中已经注定了。

身形的改变并没有让身前二人的主次地位发生变化,老人应是说了些什么,男孩便投来好奇的目光,目光打在余启明的位置上,却穿透了他的身影。

余启明伫立在原地,而不多时,他忽然见得男孩有了新的动作。

说来可笑,他分明无法看到男孩的脸,却仿佛看到他在笑。

笑容应该很阳光,却又诡异地令人觉得有些渗人。

终于,余启明忍不住了,他抬脚便向后退了一步,可还没等这一步迈完,他的表情便只剩下了震惊。

变了,一直持续的情况终于变了,漆黑在退散,他们身上的遮挡了余启明视线的颜色竟在同一时刻开始消退。

由上而下,最先出现的自然只是令人失望的腿部而已,当然,余启明的心却早已经提到了嗓子眼,他知道,这一次自己肯定能够看清对方的模样。

快了,快了!愿望在成真,不多时,他甚至已经看到了两人脖子上的皮肉。

没有波澜,然后,那两张脸便映入了余启明的眼中。

只是这一刻,当他终于知道了眼前的自己一直看不清的人是谁,真相所带来的恐惧却几乎摧毁了他的理智。

许言,的确是许言,那个男孩就是许言的模样。

可真正带来恐惧的却是另一人。

健壮的只是他的轮廓而已,其真正的样子分外诡异。

双臂壮硕的肌肉之上,包裹着的是满是褶皱的皮肤,可从脖颈开始,其肤质又比一般的成年人看起来要细嫩得多,看起来,他就像是整个身体都由各个不同的年龄所组成。

当然,此时的余启明根本没有心思多注意这一点,他害怕的是那人的模样。

他是许言,不,他竟然有着和许言八成相似的外貌。

这一下,余启明被吓得直接瘫倒在地上,两个许言活生生地出现在自己的面前,而这两个许言分明还是不同的年龄。

他自认已经听过无数诡异的传言,却也无论如何都无法相信自己眼前看到的这一幕。

他害怕地连连后退,可不知怎么的,眼前的两个人依旧没有其他的动作。

诡异的视线落在了他的身上,但其中更多的是疑惑。

“你......你是谁!”终于,余启明忍不住地叫喊道,而随着他的声音,其中年长的那一个表情也跟着变化。

情况还和之前一样,依旧只有其中的一个人能够听到余启明的声音。

不过就在这时,对方的反应变了。

目光始终盯着余启明,可渐渐地,余启明竟从中看到了狂热。

而紧接着,对方违和的样貌再次发生了改变。

余启明原本还以为两个许言之间的差别仅仅是因为所处的年龄段不同,可随着对方的变化,他却发现自己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

当所有分属于不同年龄的外表相互适应,对方的样貌俨然已经和原本的许言变得相当不同,只留下些许神态还有些相似。

而令余启明恐惧的是,即便对方已经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他却依旧熟悉。

先知。

两个字恍然出现在了余启明的脑海里。

余启明几乎疯了,他打死也不可能相信此时眼前出现的居然是这个人,先知为什么会出现在这,对,他是诡屋的住户,也同样是在很多年前就开始住在了诡屋之中,可......

然而,才想到这,余启明突然意识到了一件事。

如果只是普通的诡屋住户,就算先知有着异于常人的能力,也绝对不可能会有刚才的变化。

先知和许言之间存在联系,而在杨陵之中,一个人不止拥有一个灵魂!

只觉大脑仿佛“嗡”的一下,余启明几乎已是全身煞白,联想到刚刚先知的态度,以及曾经先知能够感应到他灵魂的异状,正确的答案已然呼之欲出。

恐惧再次攀至顶峰,而这一次,他害怕的对象赫然变成了许言。

杨陵为每一个外来者都塑造了另一个灵魂,对他们这些人来讲,这个灵魂是阻碍,是陷阱,然而,许言却将其塑造成了另一个人——先知。

此时此刻,他终于明白,为什么林佳艺要他离许言远一点,他以为自己已经足够了解许言,如今才发现,自己知道的不过是冰山一角而已。

似乎是感受到了余启明的目光,也似乎是早已经洞悉了余启明的心思,虽然那视线依旧空洞,许言却终于有了动作。

他的眼神依旧空洞,问题却明显是在问向余启明:“你和他们是来自一个地方是么?你认识我?”

余启明没有回答,或者说,他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回答。

而许言的话并没有结束:“你认识我?我能感觉到你的目光,你对我......很熟悉?”

余启明依旧保持着沉默,却没想到,忽然许言竟笑了起来。

“我们是朋友是吧,那么,我能请你帮个忙么?”

余启明顿时一愣,他万万没想到许言居然是这个态度,然而,许言的下一句话却再次让余启明的心提了起来。

“我被它们盯上了,我能感觉到,你也一样。

帮帮我,别让他们找到我。”

余启明蒙了,许言怎么是这话,当时他翻到的笔记上写的可不是这样啊。

心头的疑惑终于让余启明有了新的反应,他猛地从地上爬起来,他隐隐察觉到了问题的重点在哪,脱口而出便问道:“你是什么意思。”

可就在这时,情况却变了。

只听天空中一道雷声响起,电光闪耀之际,又瞬间被无数的无光吞没过去。

火焰开始迅速蔓延,根本来不及余启明反应,前方的两道身影俨然已经被火焰所吞噬。

而火舌并没有消退的势头,他本以为眼前的是虚假的空间,却猛然察觉到剧烈的灼烧的痛感顺着火舌袭上自己的身躯。

他快速地后退,恰是与此同时,竟又是一道惊雷划破了天空。

蓦地,眼前的场景再次定格在了这一时刻,这一次,就连余启明都无法挣扎地恍如失去了意识。

然,火焰还在继续,冲天的火光仿若已经包裹了整片天空。

冥冥中,余启明仿佛看到了树林又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周围的场景在后退,火焰便追逐。

不知何时起,原本葱郁的杨陵密林竟早已经被烧得一片狼藉,而终于在某个时刻,那尸体出现在了余启明的视野里。

意识猛地被拉了回来,也是这时他才意识到眼中后退的场景分明是自己主动地在密林中穿行。

然而,他却不敢停下来。

他有些慌了,他分不清这里是哪,到底是真实的杨陵还是那个有许言所在的虚构的世界。火势越烧越大,远处似乎还有不知是什么发出的响亮的如爆炸般的声音,当然,最让他害怕的是身后的脚步声。

有人在追他,不止一个。

恐惧俨然已经影响了余启明的判断,他怕这里是那个虚构的世界,自己还停留在那个充满了不知名危险从来无人踏足的恐怖空间。

他只顾着逃,也只想逃。

只是,越是深入,恐惧才越是要接近。

尸体越来越多,从最开始偶尔的一具尸骨,待片刻过后,几乎已经是每跑几步就能看到有尸体躺在已经被灼烧地满地灰烬的树林里,余启明看不清它们的脸,应是大火已经烧毁了他们原本的容貌。

可就这时,当又一具尸体出现在视野中时,余启明却蓦地停住了。

那是第一具没有被毁坏的尸身,致命的伤口在胸口处,胸骨已经完全炸开,像是曾经有什么东西从里面钻出来过一样。

当然,重要的是余启明认识这个人。

诡屋的老住户之一。

他是谁此时应是已经不重要了,看着眼前的场景,熟悉的画面不可抑制地从脑海中闪过。

那人不是被烧死的,而是像是在那次胡同里余启明亲眼见到的那个人死去的过程一样。

余启明眉头紧皱,一时间,他还无法想出为什么会变成这样,甚至,危险的情况都令他没有时机却思考眼前的疑问。

脚步声又接近了,不过这一次,他才刚想继续逃,竟是熟悉且疲惫的声音传了过来。

“阿明,你到底要带我们去哪!”

目 录
新书推荐: 不思议大厦 我当降头师的那些年 异常事物管理局 罪理谜案 黄泉邮差 风水秘闻实录 最后一个奇门术士 都市之超品邪医 灵异事件调查所 井元书屋
返回顶部